您尚未登入,請登入後瀏覽更多內容! 登入 | 註冊
 找回密碼
 註冊
樓主: IguanaClaire

[文章創作] 《長篇小說》Back to Eden 回到伊甸

[複製鏈接]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7-17 16:48:03 |顯示全部樓層
  「伊甸的鑰匙」雖然幾乎失傳,但其實並不是像一般人的猜測是從遠古民族流傳下來。根據推測和考據,「伊甸的鑰匙」大約是在碩元前十年時出現的,也就是InterWorld剛被創造出來的時候。創作者的身分不明,但可以確定的是這首歌主要都流傳在「家族」的成員之間,所以推測創作者非常有可能也是家族中的一員。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7-17 16:50:1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guanaClaire 於 2011-7-17 16:51 編輯 4 @7 @: Q$ j% R8 y

" B; N& a* d6 g4 ]" |. }  張開眼睛,EN507看見陽光透過白色的窗簾灑在白色的床單,對面素白的牆壁上突兀的沾染了一塊汙漬,也許是上一位探望者不小心打翻了咖啡,然後他發現床的左手邊,還有一位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坐在椅子上。
7 J& S* J6 g4 }" q6 T8 K3 J6 ?$ }  f% R; E/ I
  「巡邏警衛,編號EN507。機能是否正常運作?」黑衣男子不帶感情地問。
' N5 w- A) j; d2 B1 d4 l( d0 C/ |/ ]) U
# U2 s, [, P* n5 o3 C( m' i( x9 e' @  EN507點了點頭。
* P- W8 Y, |0 I5 S7 f0 i- F5 d, j$ M# y4 \4 O$ F
  黑衣男子拿出了一台大約半個手掌大的機器,「當日安全碼確認,請說密碼。」5 K& g5 h0 ?0 A+ |

# K# ^' n  @9 D3 J4 L7 X  「A587HJ60K。」
! @% r+ v. |" G6 ^$ B" d2 ^- y/ A' E+ Q& e4 D/ |1 t1 b
  黑衣男子手上的機器發出一陣悅耳的聲響。$ N8 q6 @/ ~' s, X" g$ ]: V9 H

, ^3 v, J- t/ [4 h5 e  「通過。」黑衣男子滿意地收起手上的機器,「我是中央特殊案件負責人六號,請問你在昏迷之前是否有看到什麼可疑的人物?」
/ y; V; X2 [& m! q$ b! a; o& [; D; ?$ j0 O6 P4 o2 x
  EN507搖搖頭。1 I$ Z& L" I+ I- g/ v: C$ W3 N5 W

! B, l# ?7 M0 l& Y: b  「那請問你的記憶是否有什麼部分遺失?」
4 @% s( o" G4 _4 P. \
/ }: W; ]$ n# G6 a: G& c" w  EN507又搖搖頭。/ a9 u3 F  O# o& _0 u" g/ m
: J/ i* @' k3 ?9 h$ p1 f( O
  「最後一個問題。」六號又拿出了那台半個手掌大的機器,按下一個按鍵後,像是拿著錄音筆一般伸到EN507前面,按鍵上用紅色的線條描繪出一張憤怒的臉。「請問你在昏迷前是否有聽到任何對話包含『芥』這個字?」他壓低音量問。
( i" L  e; S9 s
9 P0 b# |3 F4 P6 v* f/ j  EN507想了一下,「芥末。」他回答。
" m1 d- ]* U  Y5 N* ]9 P3 Q, F5 i4 O+ D6 a' L& H8 W' r3 r
  「嗶」,按鍵上紅色的怒容轉換成了綠色的笑臉。
0 I1 \, N; u: y3 N2 _% K3 M- H  m* P3 C: A3 T: b, S/ g
  「感謝你的配合!」六號又按一下按鍵,然後收起那台機器。「除了昏迷的你,我們在休息室內還發現一名記憶體被取走的清潔員,你很幸運能逃過一劫。」他站起身,打開了病房的門。「希望他不是你的朋友。」門「啪」的關上了。* W6 C3 e: K  d/ v! T; E

% A  }0 m8 X: Z/ d  ?  EN507盯著蓋在身上的白色薄被發呆,然後下床,換回他被擺在一旁的制服。他面無表情的走出了病房,走出了醫院,走到了前一天晚上他執勤的地方。" h, ~. l! Z: o0 n) l+ n6 w
& C. {- a. @3 b. i- G9 D0 q
  他佇立在Mc KFK的門口,紅髮小丑、白衣老人和國王的假人在門口緊握彼此的手,象徵著進入新世界後的合作與團結。EN507無視周圍那些責怪他擋路的視線,閉上眼睛,仔細聆聽從四面八方而來的每一句話。7 R) c7 T7 z7 n9 F6 D
' N" G( `% i* Z  m3 |( Q; A
  「人好多。」  m$ p- i& n+ |  ?! B1 ?7 y
1 A/ U+ `. Z1 n" v
  「……有個新的東西還不錯……」
% J& O0 i0 S; u2 E- P- m1 E3 B3 ~& T
  「啊-好飽啊!」
9 M1 N' Q8 P5 Z5 M, c& k: s# |& U$ l4 l  l% H
  「您的熱美式和兩份兒童餐。」
2 Y" U+ L6 w2 d
& t3 q$ }* s) e- v3 m( `  「謝謝。」2 e1 c" ~4 w: q* c
5 y3 }# @- Y* O* P2 Z7 I  a
  EN507倏地睜開雙眼,昨天那位著迷於財經雜誌的母親正端著托盤走上樓梯;然後EN507看見從她手提包內掉出一半的吊飾,銀白色的吊繩連接著一個圓圓小小的碩軟標誌。自清醒以來就沒有任何表情的EN507,此時嘴角透出一抹笑意;他知道就算那兩個孩子毀滅整個數位世界,那位母親的雙眼也不會離開她手上的雜誌一秒。EN507從口袋裡掏出兩顆糖果-那是他臨走前從醫院櫃台上的碗裡帶走的-走進Mc KFK的玻璃門。6 Z- Z9 I% ]0 p; d/ d4 O0 }; O5 o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7-27 11:12:36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guanaClaire 於 2011-9-8 14:14 編輯 $ j: P! u4 b- l! e( A

3 ^$ D" y. F1 J" ?  戴琦坐在床上沉思。他們從先知那裡得到很多訊息,但是並沒有什麼頭緒。為什麼自己會唱那首歌?那個催促的聲音是誰?而自己除了戴琦這個名字以外又是誰?這三者之間到底有什麼關連?這些問題的答案似乎還不願意顯露出來。
9 ?- n) h+ ?4 C. X) m1 y! O" N6 G: F- E, C0 x. n- E: b5 A' z
  「發什麼呆?」不知到什麼時候裡已經進了帳篷,還坐在離床邊不遠的木椅上,半乾的黑髮呈現很漂亮的捲度。0 a: \7 Z0 b% `8 J* s

* n4 l  ]* s$ c4 ]5 N  「我在整理腦子裡面的東西」戴琦試著用笑容表示她的不在意,「今天一下子發生太多事情了。」
: I, G- b! I$ Q) T' ^/ l; a, B5 o- G, K
  裡的眼神雖然溫和,卻讓戴琦莫名地心虛起來,像是自己被那雙友善的眼睛質疑著。0 v- \& J  z8 K4 ~, c) J9 d
( y9 f' a7 Z2 i+ n9 j
  「沒有不開心嗎?」+ J$ ^6 b( {2 H; p
3 F* S. l: h1 k6 h( v
  「沒有」
* P& y/ @# s' i9 k7 R- p1 Q/ d. a, R9 O
  裡依然看進她深琥珀色的眼睛,戴琦此時此刻才終於明白裡之所以是內團長的理由。0 ~. P% `7 w- J$ j

6 Z0 D2 Z9 ?5 T  戴琦露出一抹苦笑,「其實這些東西本來就完全不干你們的事,你們只是倒霉撿『告偶』…你『揍河』麼!『喊』痛!痛!」
) J0 U) V5 s: C! J
  t3 ?) K, X  ?( ^  戴琦的話才講到一半,裡不發一語地走到戴琦面前,伸出兩隻手指頭用力地撐開她的嘴。& R7 b4 Q7 h- F

$ G, \) ~  \2 r7 ^5 A  ^' C! D  「你可別忘了!『劇團』收留你,你就是團員!下次再說這種話,團長我可是要處罰你的喔!知道嗎?」6 i& _1 I, |# j% U  U. R

2 L+ ]' z) I( Z9 D) J7 M7 ]  接收到這一串不知道算是恐嚇還是安慰的話,戴琦嚇得忘記生氣,乖乖地點頭。裡鬆開雙手,輕輕把自己眼前的髮絲撩到耳後。0 S1 b" k+ O5 m: \! S- A
1 }& Q5 B* G  E/ c3 M" j/ {
  「我開始有點想念你的大舌頭了。」他笑。% u7 a# i: P# K% I1 K

6 D7 N, Z; V% j: V0 _  戴琦也笑了,「第一次遇見你的時候,你也是站在這裡。」戴琦想起那個時刻。
1 S2 F/ A* C2 g
5 z. V+ @% G9 l6 h+ n$ _. r4 _9 d6 m; G  「這個東西的主人還盯著我俊俏的臉蛋猛流口水。」裡朝著戴琦丟了一個東西過去,戴琦接住一看,原來是她的披肩。
' W5 B* w9 v( a
# r( ?2 P. ]' u9 A) ?- m  「你怎麼確定是我的?」戴琦笑出來,「說不定它的主人其實是一個年紀破百的老頭子。」
; ^9 @9 N+ N) ~5 i! M# w8 O" K& h) D, @% p7 w/ r
  「所以你承認真的有盯著我流口水囉?」$ C( n# H; t' U  U  f
" [3 e7 R" Q) ~4 G9 r
  戴琦哭笑不得。她低頭看著手上的披肩,嘗試看看能不能想起任何關於這個披肩的記憶。然後她發現,在披肩披上後大概位於心口的位置,靛色的布料上用金色的細線繡著一棵小小的樹。
. Q4 G9 ]% \2 w- G1 [! G. Y" O
( Z6 \# P2 {. q( C! `' j  「The…Key…」戴琦輕輕讀出繡在樹旁邊的小字。) d! V5 }: _8 I
& @1 L- e) q8 \9 c8 m# O
  裡走到她旁邊,「The Key…是你的英文名字嗎?」這很明顯是一個玩笑。
- R$ H8 n. W1 j  I3 ~8 {3 h' N& D( M' L0 a7 K
  但是這個玩笑卻又勾起戴琦腦中的一些記憶,「這是家族的披肩。」; z/ n9 I" |" I" e) k$ t
- V9 O6 K3 N" A; }$ _2 d9 T4 O8 P5 S6 x
  「什麼家族?」裡的第六感正呼喚著他,要他去找負責思考的表過來。; m6 Z5 O; S7 P' ], V# _
: F! V7 p( T# S3 v3 e. k
  戴琦指著披肩上的刺繡,回答了裡的問題。「芥。」
6 Q6 k8 |0 H9 ^  {0 V) ]: ^7 T7 k' i- w) }! ~2 C
  「我覺得我還是先找表過來好了。」4 @0 l/ k  j) X- ^- X( v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8-2 20:14:05 |顯示全部樓層
" V" K/ }$ ?) P( s
  在InterWorld中被眾人稱為「家族」的一群人,名為「芥」。「芥」在InterWorld是神秘又神聖的存在-沒有人見過「家族」的成員,只知道這一群創世者的後代被碩軟嚴格保護,隔離於某個未知的地方,「芥」這個字更是被碩軟列為敏感字眼。# g4 \! V% W4 G, @

7 S& I. `6 S: c+ Z$ e  「這是一般人所知道的資訊,但是像我這樣的專家…怎麼可能僅止於此?」先知輕輕推了一下眼鏡。
7 t$ K5 v3 Y$ I' W! s8 P* n+ _
' D5 u! S6 c8 G# H. v( f  「芥」在「大遷移」之前並不是什麼有名望或者有組織的家族,甚至可以說他們其實是在「大遷移」那段時期才出現的,同時也消失了。人們沒見過這群人,無法確定他們存在,只能相信碩軟所說的。但有那麼一群人在大遷移中失蹤,卻也不在「技術性意外」的名單內,有人便猜測這群失蹤的人極有可能就是「家族」的成員。% B  {( e5 y+ t' W& w
  「家族」的成員目前居住在碩軟公司的各分部內,雖然不知道詳細地點,不過從碩軟的技術看來,若是某扇門後有另一個世界也不足為奇。
8 n0 _5 Q4 ^2 S) S. j- \  「芥」有一位當家,在「大遷移」時接任,第一任-也是唯一一任。我的建議是,如果想要直接跟「家族」接觸,可以去找他,只要你們能找到他的所在之處。他就在碩軟總部裡,祝你們好運。
. A" M, r6 V3 b) d
2 L$ L3 i1 E# K& O/ n  啊…還有一件事你們或許會有興趣知道。
7 }& W# R' Z8 z  「芥」家的成員在確定能開口講話後,都必須學會一首歌,這首歌就是那首「伊甸的鑰匙」。這個家族被賦予傳承的任務,繼承那位創世者的記憶和安排。文字會改變,所以他選擇用不變的音符作為引線,只要這首曲子依然存在,記憶就不會消滅。
2 f2 o! z8 v4 d6 F* f1 Q( ~0 W4 l; M7 }4 M$ }/ v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8-15 14:08:03 |顯示全部樓層
  男孩睜開眼睛,他看見輕輕被風捲起的白色窗簾和窗外的夜景,對面素白的牆壁上突兀的沾染了一塊汙漬。他的弟弟趴在床邊睡著了,那位目不轉睛看著財經雜誌的母親如今卻用更加專注的眼神看著男孩,其中還帶著擔心與關愛。- g4 Z& g9 @8 o
  「他醒了!快點叫醫生來!」母親到門邊交代完門外的醫務人員後,坐回床邊的木椅上。「你現在感覺還好嗎?」母親問。
) z$ ~+ j, q( A  男孩點點頭。
- P3 J# q/ B: w9 g  這時候有位穿著黑色西裝、戴著墨鏡的男子走進病房,母親對他點了點頭。
' m" R5 `& C0 P# H  「這位是中央派來的叔叔。」弟弟被母親的說話聲吵醒,睡眼惺忪地望著男孩,「他有一些問題要問你,這樣可以幫助他們早點抓到壞人喔!好嗎?」男孩看了母親和六號各一眼,又點點頭。
3 J8 n: T7 C; h+ A  「那麼,你在跟弟弟玩的時候,有沒有看到什麼奇怪的人啊?」母親問。% z2 v0 x0 e" ^9 [/ C; u8 p% O
  男孩搖搖頭。( b3 A. A; L; ?- M. k6 I; y
  「弟弟跟我說有一位叔叔給你們糖吃。那麼,你還記得那位叔叔是怎麼…呃…昏倒的嗎?」
$ E* ?/ J( W: A+ j0 j2 z9 W9 u3 X- R% v  母親試著算起男孩的記憶,但男孩再度搖搖頭,她有些擔心地看著六號。) [5 x8 S( p$ g: h( [
  「可能嫌犯把他這部分的記憶拿走了,我會再請醫生檢查一下他腦部是不是有受損。」六號為狀況推測出一個可能結論,然後走近床邊。「最後一個問題,我們需要一點隱私。」他看向男孩的母親和弟弟。' y' w1 Y1 {- K+ a
  母親點了點頭,牽著弟弟的手走出了病房。六號從懷中拿出一台跟男孩手掌差不多大的機器,按下按鍵,伸到男孩面前,按鍵上用紅色的線條描繪出一張憤怒的臉。. Y. K0 B# @2 w2 a* O8 ]/ M- o
  「請問巡邏警衛EN507有什麼奇怪的行為、或者說到任何跟『芥』有關的事情嗎?」# d: ^7 s9 u4 {( g8 x1 H! }
  男孩仔細思考了一下,「芥末。」他回答。# `0 g/ t2 s, e8 z6 U: ^
  「嗶」,按鍵上紅色的怒容轉換成了綠色的笑臉。
6 h( g: @% \7 }. i4 A2 R6 U  「感謝你的配合!」六號又按一下按鍵,然後收起那台機器。「我們在你昏迷的地方發現機能停止的EN507,不過他稍早才在同樣的事件中逃過一劫。」他站起身,打開了病房的門,門外是母親擔憂的臉,而男孩的弟弟鑽過六號跑到了男孩的床邊。「希望你的運氣比他好一點。」門「啪」一聲,關上了。
* r( B) Z: D0 d2 R& q4 e  弟弟張著水汪汪的大眼望著男孩,嘴角露出一抹孩子獨有,那種天真的笑容。
( a# q: S# n5 R# x$ k) h) E3 _% m  「我要告訴媽媽說你騙人,他明明就很奇怪!」
+ C6 B# b4 c4 X$ W  「誰很奇怪?」# T1 {( F. d8 G9 V) l& M
  「那個警衛伯伯啊!」* t( o9 Q2 W8 f# h6 B2 M. f. Y
  男孩顯得有些焦慮不安,他緊張地搓著手。4 e9 J8 P3 c5 b( Q  h2 x
  「我真的不記得了。」
4 ]7 L! e0 L$ Z* `  「警衛伯伯突然抓住你,把額頭貼在你的額頭上,然後他就死了,你也昏倒了。」
) W' p% L$ k% y( ?! f: Y  N* O! `  男孩有點疑惑的看著弟弟,這些記憶像是從他腦子裡面消失一般。  s$ h1 y: `9 w9 i! f
  「警衛伯伯真的是跟我貼了額頭才死掉的嗎?」
' w5 a2 @  n& H  「對啊!不過我不會跟媽媽說,她一定不相信我。」; b( a1 c2 P" h1 k2 K" t; C
  看著弟弟誠懇的笑容,男孩有那麼一點相信了。他捲起潔白的薄被,帶著疲憊、混亂,或許還有一點點的罪惡感,沉沉睡去。+ e/ I; j8 L) A7 g8 j# O, A
$ N, g/ z8 u8 }4 V) w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8-15 14:08:49 |顯示全部樓層
上禮拜忘了發,一起補上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8-15 14:09:17 |顯示全部樓層
        第三章; h5 M" @+ X5 z4 _4 z. `

& L& D0 o8 E- V7 V( Q# o  「你是『芥』的人?」表有點驚訝地看著戴琦,她則是點頭回應。「難怪你離線沒有被認可,中央那群傢伙基本上根本不可能讓別人知道你們的存在。」1 H% _/ `' |: V0 P
  「那你們怎麼會知道?」戴琦問,雖然她似乎早就猜到答案。
5 K; o1 {0 X, {) H4 W' O( M7 G1 {0 G  果不其然,表「哼」了一聲。「沒有一點談判的籌碼,他們怎麼可能容忍我們到現在。」
, ?' o9 U: b, h) k8 K# o& J6 K8 N  「啊啊,原來是要拿來威脅別人的嗎?」
! X3 e' ^7 u5 ?% Y4 F2 X  「哎喲!幹嘛講那麼難聽?」裡吐了一下舌頭,輕靠椅背,用手指纏繞自己微捲的黑髮,說著沒什麼說服力的辯駁。「我們只是在爭取自己的權利嘛!」
' d7 W6 o, ^: t9 N0 Q4 U3 X' X/ Y0 X/ K  戴琦不置可否的聳聳肩。
8 M( W/ ?' f! i* M8 Z7 @2 T( X  表拿起披肩,稍微凝視上面的金色刺繡,又仔細地翻找披肩的其他區域,似乎是希望還能找到些什麼。突然表停止了翻找的動作,在刺繡的背面找到一個夾層,他從裡面倒出半枚硬幣。  C$ ?% `: [& n- c& I
  「…裡,你還記得曾經有個芥家的人來找過我們嗎?」# x; u' B+ h) f# I4 @( N. b/ P
  「啊-你是說『那個』傢伙啊?」+ g5 S; w3 r  F1 i$ C, Q# o, G
  「帶著一枚芥家的硬幣出現,說了句「未來某一天會需要你們」,然後這十幾年就再也沒出現過。」
! b1 q1 d9 ~4 _" m4 ~  「沒錯!我記得他叫作戴李。」
0 e0 f; A2 i) _  表拿起那枚硬幣仔細端詳,「當初我們兩方各持半枚硬幣,作為契約的證明。」. v, o3 q8 o, M  P% S/ h
  忽然表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另外半枚硬幣,將它們的缺口對準,靠攏,經過了短到只足夠握緊手掌的時間,它們再度出現時竟然已經合而為一了。那是一枚金銅色的硬幣,上面印著和披肩上一樣的圖案-一棵樹。
: l" s# o- _/ K2 i& I* X  「看來是他了。」表將視線從硬幣移開,卻看見戴琦用十分訝異和驚恐的表情盯著表手上的硬幣。「怎麼了嗎?」- m! P, \. c. G8 L9 y
  「合…合在一起了!」戴琦好不容易才把下巴闔起來,擠出這些字。: J" f- q! v* q. A. Z% V" @, A) D" O
  「喔!你說這個?」表又將視線轉回手上,「這沒什麼,小把戲而已。」
' b* b$ H3 K" \! Q, u$ t6 ^$ G* b  「你不知道嗎?表是『劇團』裡的魔術師!」裡一臉得意地插嘴,好像這位最受歡迎的魔術師其實是他自己。「不然你以為他耍嘴皮的功夫哪來的?」裡馬上接收到從表射來的目光,冷冷地記下一筆帳。( g$ i4 P# c8 l$ w7 f
  「魔術師?你不是只負責談判而已嗎?」戴琦轉向裡,「那你是什麼?訓獸師?」- F$ c4 P6 h) ^* R3 U
  「啊-有點像那種東西…的東西。」
* g9 |# Q- t: V8 L3 Y" Q: J  戴琦啞口無言,原來在『劇團』不能白吃白喝的規則在兩位團長身上也適用。- K9 ~7 O$ Y  u+ j. X9 G, f
  「你認識戴李嗎?」表收起那枚硬幣,把披肩還給了戴琦。, U) J  U7 e7 g% p+ _" b% O. q
  「呃…我不知道。」戴琦有點疲於再想起什麼,她總覺得今天一下子想起太多事情了;但是她也了解如果有什麼有重要的事情要發生,時間是不會等她的。戴琦試著要提供一些有用的資訊,雖然她很清楚自己幾乎算是空空如也的記憶幫不上什麼忙。- Q3 \% X; Z) {; g" T0 M" w6 q* r
  此時外面傳來一陣悠揚的樂聲,似乎是又有人向奏者點了歌。  R* m3 W3 i! x
  那是一首雨歌。揚琴每一次短促的擊弦,都像是雨初的那一、兩滴水珠,伴隨著沙鈴一陣一陣的聲響,彷彿忽大忽小的雨勢。
  f/ K! R3 Z7 f. f0 s  滴答,嘩啦-。0 Y# t( X- I! l4 Y; o- q2 t
  樂聲被帳篷外的雨聲中斷。
; `( U+ C9 A$ m  戴琦歪著頭問裡,「發生什麼事?」
# A# E3 }  b1 w; G! R  「下雨了。」: c2 l- m3 M- a
  「雨?」1 }, d( T; M6 y; T+ |6 z3 H' Y
  她不明白,因為戴琦從小就不曾有一滴水自天上落下。她掀開了帳篷的門,把手伸了出去,任由雨滴在她手掌上蹦開。
0 b" q$ ^9 M1 D! m4 V  「這些水,就是雨?」& p, J8 {! W3 Z8 A' n0 Y" O7 c
5 J9 o4 Q+ y% ?8 Y. X; M. K
  戴琦五歲裡的某一天,那個她稱為「叔叔」的男子坐在庭院裡,望著明亮又乾淨的天空。
3 P9 J7 ^4 s3 F$ K% N4 Z6 L  「我都快忘了雨天是什麼樣子了。」叔叔懶洋洋地躺下,眼睛卻一秒都不離開天空,彷彿這樣望著就能有水滴下來。
7 n' ]% g& d% \  小小的戴琦走到叔叔頭頂旁邊,低下小小的頭。+ y4 n0 T. s2 p# y# o$ L
  「什麼是雨天?」她問。7 O3 G! f5 C7 j
  「雨天,就是有一堆水從天上掉下來,讓你不能出去玩的日子。」3 |2 e) ?; v3 b% C
  小戴琦歪著頭。「好討厭的日子。」+ D3 D, C  O/ K! Z. o4 F; j7 m% h
  「對啊,好討厭的日子。」叔叔翻過身,輕輕握起小戴琦的手。「可是下完雨之後,會有漂亮的彩虹喔!」9 {2 C- f' u. R) X4 ?

( z. Y& W$ @; c3 q; f  男子的聲音迴盪在她耳邊,漸漸變化成一陣焦急的催促。回憶像幻燈片一張張出現在戴琦面前,然後她想起了那天有人闖入了在分部的家。0 [1 j: t+ T; L2 Q! k
  戴琦忽然從恍惚中驚醒,她轉頭望著裡和表。& a- U- t9 Y# e; N& b
  「怎麼了?」
5 w. m( Q' q7 d8 V$ B  「是叔叔叫我來的!他還在裡面!」. ^7 o) [/ v  P  Q6 l7 W: H2 H
  表挑起一隻眉,說不定正如他所猜測的…。
, R, Z1 Z4 @9 m9 l/ w. b/ n* z  「分部被入侵,然後我聽到外面有人在慘叫…」0 q" H  u6 N6 J7 M+ y
  「好,冷靜一點。」裡扶住戴琦的肩膀,試著要安撫她,戴琦卻反而抓住裡的上臂。
! ~5 h& a$ v% m6 c% g+ p  「要快點回去找他!拜託你們!他現在需要你們!」
8 e" ]2 W2 x5 x$ X  「你已經出來一個月了。」" D4 H9 s8 C0 C$ C3 e  C8 \- d+ ]
  裡的提醒,澆熄了戴琦的緊迫和盼望。她像是鬆了線的玩偶一樣,跌坐在地上。她不敢相信自己竟然會忘記這些事情,在「劇團」裡快樂的過了一個月,卻丟下生死不明的叔叔。
4 z3 ^1 P- D/ `1 ^  「我應該要早點想起來,是我的錯。」
3 D  d" N2 P8 v; v7 N* r% N  表蹲在戴琦面前,也輕輕將手按在她的肩膀上。
' j* l; _/ U: H( g9 l  「這不是你的錯,戴琦,沒有人比你更擔心他的狀況了。」% Q, H8 g0 r0 k: u" X
  表的臉上露出了難得不帶任何嘲諷的笑容,也不是協商時的那種假笑,而是真正可以讓戴琦感受到溫暖的那種微笑。/ w$ y2 K  m  }3 P8 S, g; ~
  「雖然晚了一個月,但是我們跟戴李有約定,一定會遵守的。」
* M+ U6 L" J- o$ \7 o% o) G  「現在最重要的就是趕快找到那個老伯!」裡也展現他一直以來有醫治心靈效果的那種笑容。
* K; r! x% v! U  戴琦知道這些話並不會讓她的罪惡感少一些,但是至少她能夠打起精神、付諸行動;在戴琦覺醒的記憶裡,混雜在所有悲喜的時光中,小小的戴琦一直有個小小的願望-「也許能有一個朋友。」。
* C+ d/ ?' J# f  「下完雨之後,會有漂亮的彩虹喔!」她想起了叔叔的話。
9 X( n3 i$ S( l  r* e2 F# X  戴琦知道她小小的願望正在加倍的實現。
; q' q% W3 ?) R, o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無效樓層,該帖已經被刪除

33

主題

38

好友

866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16
在線時間
83 小時
發表於 2011-8-17 00:59:44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小小媽 的帖子; j. W9 E. t! `! s6 g- B
9 N4 R1 M! |3 R- X/ |7 u
哇!你有在追耶!好棒喔!謝謝你~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無效樓層,該帖已經被刪除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註冊

©2009-2019 by iBeta

重要聲明:本網站是以即時上載留言的方式運作,本站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而一切留言之言論只代表留言者個人意見,並非本網站之立場,用戶不應信賴內容,並應自行判斷內容之真實性。由於討論區是受到「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規限,故不能完全監察所有即時留言,若讀者發現有留言出現問題,請聯絡我們。本站有權刪除任何留言及拒絕任何人士留言,同時亦有不刪除留言的權利。切勿撰寫粗言穢語、誹謗、渲染色情暴力或人身攻擊的言論,敬請自律。本網站保留一切法律權利。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