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eta 愛北大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查看: 8288|回覆: 44

[文章創作] 《長篇小說》Back to Eden 回到伊甸

[複製鏈接]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2 18:59:26 |顯示全部樓層
-序章
( ^; P( u( T/ a) t: |/ c9 R
2 ~- f# q" M; K$ T  佈滿傷痕的腳一步接一步,踏在無人清理的垃圾上,她伸出舌頭舔了舔同樣乾裂的唇瓣。戴琦完全不記得自己為什麼要向那座帳篷走去,那座與灰藍的天空連接在一起的帳篷;也不記得自己從哪裡來,她只記得自己的名字,還有那個一直催促著的聲音-「去馬戲團!告訴-」戴琦閉上眼睛,試著忽略最後那一聲慘叫。
( P0 p: y+ P3 N! n% ?, R+ p  N. m  此時只剩半截的玻璃瓶狠狠扎進了她的腳底,打亂了她機械式的腳步。戴琦覺得自己像是跳下懸崖,極速的風流過耳邊,她輕輕展開雙手,想著也許自己真的會飛起來,接著就是一下撞擊和從身體各處傳來的痛楚。我已經沒有力氣再站起來了,她想。於是她闔上雙眼,只記得最後看見一片的灰藍。
1 t; q1 ]$ q+ |% D) w1 x
3 i0 S2 z6 q6 x1 p( e  「哈囉?」當戴琦再睜開眼睛的時候,看見的是一抹笑容,可以讓世界上所有病人在一瞬間都會覺得自己好多了,那是裡(In)的笑容。8 E' @9 Z4 b* q2 w7 W3 n5 |4 {+ o
  裡發現前面這個女孩一直盯著自己發呆,他將臉湊到戴琦面前,用古銅色的手扶住了她的額頭。4 J0 {- b$ \# G- O  z
  「看來是沒有發燒…嘿!你聽的到我說話嗎?」裡看見戴琦還是呆滯地盯著自己,有點擔心地轉過頭,看著站在身後那位金髮碧眼的男子。
& k# `3 v: `+ j  「表(Out),你覺得…這會不會是迴光返照啊?」% I, L6 a9 S- {% R
  「我覺得正好相反。」表走向前,在戴琦面前拍了一下手。戴琦震了一下,眨著眼睛,像是按下了快門的相機,有點受到驚嚇地看著眼前的人。「這不就好多了?」表對裡得意的笑了一下。
  I' m6 M0 N  T  「你們是誰?」戴琦問,但是她被自己的聲音嚇到,戴琦發現從喉嚨裡流出來的竟然是一些「逼逼」叫的聲響。
7 w5 {8 L% Y( w  裡也嚇了一跳,「喔!原來你是從『那裡』出來的。」
; V" T* _( w9 a" w2 B) |  「而且是第一次出來…」表眉頭微皺,他坐到戴琦的床邊。「你『離線』沒有經過官方同意吧?」戴琦搖了搖頭。2 h+ _9 z8 V# _1 e+ I- X+ u% {# N6 t
  「逃出來的嗎?」表又接著問。3 t2 ]: c; Q* A7 v* F
  戴琦像是看到了一線希望的光芒,她激動的想要把那個急迫的催促、慘叫、還有自己混亂的記憶一股腦兒地告訴他們,但是說出來的每個字都還是化為「嘰嘰喳喳」、「咿咿啊啊」的聲音而已。戴琦挫折地垂下頭,扭著蓋在腿上的靛色披肩。* {1 Z# ~- V# H* S- c9 S
  兩位男士互相看了對方一眼,裡伸出手輕輕放在她的頭上。7 \$ \" F- J* u" @4 T, k: J8 j
  「看來你有很多事情想要跟我們說,」裡摸摸那覆蓋著的黑色長髮,「不用擔心,你在這裡很安全。」戴琦抬頭看著眼前兩名男子,輕輕地點了一下頭。$ w' R1 W3 |$ b* q
  「吃點東西補充體力。」表遞給戴琦一碗蜜色的泥狀物,從碗裡冒出熱騰騰的白煙。「這是剛煮好的蘋果泥。」/ e2 K) n0 }8 m  _6 g' I% b$ `* O# j7 E- |
  「還加了蜂蜜!」
+ d7 D) c( i5 o0 o! _) a  戴琦接過那碗果泥,想要張口告訴他們,心裡那種莫名的急迫感;但是她想到了自己目前的狀況,只能點頭。兩位男士轉身從帳門離開。
6 ^- g3 s. l) @7 l6 L  突然表回頭問戴琦,「對了,你叫什麼名字?」
+ {) B% {2 s! J' J! C2 D  |1 ~. K  戴琦試著抬起舌頭、拉緊嘴角,盡她所能地發出最接近的聲音。
( O3 K& D3 d8 b; p2 o+ i0 a  「耐-吉-」
) B( n% n( D7 }4 r# |" m  「真有趣,」表揚起一邊的眉毛,「我很喜歡它們的球鞋。」
& v0 F9 r1 Z5 w5 Q( y' ^. ]4 n  就這樣,戴琦還來不及搖頭,兩人已經離開了房間。6 N% `: J1 u7 F! ]) X. f: e' q
已有 3 人評分金幣 收起 理由
囍瓜 + 1 很好~我喜歡!
小小媽 + 10 讚!
阿康 + 10 讚!

總評分: 金幣 + 21   查看全部評分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2 19:00:4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guanaClaire 於 2011-7-2 22:45 編輯 $ |( d* l- A5 s0 R" z

( m/ s# D( K* L3 }/ ?. V2 @- P-第一章
  [9 o  ^7 g$ S+ \" T% v8 W; f6 I7 W, _( h+ o/ `
  西元2150年,天空已經裝不下人類的垃圾。
. a* P. _/ [4 ^; T  人們把垃圾丟到太空中,但是因為地球的引力,絕大部分的垃圾集中在地球的外圍,雖然成為一層保護,替代所剩無幾的臭氧層,但是卻因為阻隔了過多的陽光,從此天空都只能是灰濛濛的一片。% D, e9 h' f5 e7 a  m+ S1 s) z
  陸地也裝不下人類的垃圾了。
: u) e0 n2 M8 O3 ]  上升的海水淹沒了部分的土地,許多能源工廠必須遷到內陸去,於是焚化爐直接改建成核能發電廠,連次要都談不上的工廠-像是垃圾處理和資源回收工廠-也被其他更重要的工廠替代掉了。) f: }& P' _6 R
  垃圾不再集中管理,早晚不再有垃圾車播放著少女的祈禱駛過,街道上的垃圾桶也沒有人去清理了。垃圾開始在街道旁堆積,人類開始得和垃圾爭奪居住的空間,各國之間也因為垃圾處理的問題,引發了許多衝突,甚至是第三次世界大戰。
8 F; K9 M. r1 \, R  O  戰勝國獲得將垃圾丟棄至戰敗國的權力,此舉暫時解決了某些國家的垃圾問題;但是當這些戰敗國也被垃圾堆滿時,人類又再度面對垃圾的問題。戰爭時毀壞的街道,與垃圾共生的人民,當戰勝國也逐漸被垃圾佔據時,戰敗國殘破的景像開始讓越來越多的人反省之前處理垃圾的作法。% a6 c/ Z1 S3 x6 W1 p- m
  人道的心戰勝環保的愛,人類畢竟還是比自然重要,聯合國決定將垃圾推進海洋裡。雖然海洋深不見底,垃圾增加的速度卻遠遠超過人類把它們推進海洋的速度。最後人類認輸了。
6 s3 O! h5 u: {8 [$ W# ?% ]; `" i  人類決定搬移。碩軟第五任總裁開放兒子五歲時的生日禮物-網路世界InterWorld-給人類居住,已經就讀中學的碩軟少爺對此沒有意見,於是總裁生產了五十幾扇被稱為「上網門」(On-line Door)的電子門框,並迅速運往世界各地。它們可以將任何有實體的物品都分解成電子單位,傳送到網路裡面,並且在進入之後重新組合,讓人類可以用自己的軀體「上網」,在網路世界中生活。這個事件在人類歷史上被稱為「大遷移」。! X, B& z7 ~" @" I
  雖然上網門還在實驗階段,卻因為這次人類的遷移而強制通過了。所幸在碩軟開啟通往InterWorld的網路入口中,各國的人重新組合後被發現死亡的案例並不多,所以這幾次事件就成了小小的「技術性意外」。進入InterWorld之後的身體經過「電子活化」的程序後,可以永保青春,亦可重新組合電子的排列順序,達到基因改造的效果;甚至有人趁這個機會發表了「靈魂不存在理論」,在學界也引起一陣風波。* t! Z% C. r3 w) d' H& ?
  因著碩軟公司拯救人類的偉大行為,InterWorld的居民超過半數同意,決定推舉以總裁為首的「碩軟中央」成為InterWorld新世界的新管理機構。政府時代的「西元」正式終止,取而代之的是由碩軟中央控管的新時代,人稱「碩元」。
4 ?; @5 ?5 ?7 k7 s- o* [6 ?. Y
* F6 M- a2 ?& X9 ~  但是這個世界的人太多了,所以放眼每個時代都有那麼一群被主流不小心遺忘的邊緣人種,新時代也不例外。" h3 q4 k% f" |( j: o. i
  這些被遺忘在地球上的居民或者有意抵制大企業的不合作人士被稱為「離線族群」(The Off-liners),大多數的人選擇和定期走私的駭客以物易物;有些人穿梭在垃圾間,撿拾被遺留在廢墟裡的需用品;也有人選擇進去。) Q! j5 e( g% L3 f- g5 \
  離線族群一直是碩軟中央很頭痛的問題,先不提時不時就衝進來搶劫的「離線搶匪」;光是收到居民客訴那些趴在商城乞討的「木馬」,而必須派遣「數位警衛」去驅離就夠煩的了;更別說那些InterWorld的通緝犯只要成功「離線」,就會消失在那廣大又無法追蹤IP的地球遺跡裡;還有那個讓碩軟很警戒的馬戲團……。
5 W& x! B' [2 I( k1 d/ E1 {  這個馬戲團稱自己為「劇團」,是地球遺跡裡最受歡迎、也是唯一的馬戲團。他們自給自足,不用任何從InterWorld裡出口的食物;招牌是聳入天際的灰藍色帳篷,並且擁有兩名團長。第一位團長有著小麥般的膚色和充滿生命力的笑容,主管整個「劇團」內部的人、事、物;第二位團長金髮碧眼,處理所有對外的交際、談判、糾紛,氣勢就算面對中央也絲毫不減。他們兩人以「裡」(In)、「表」(Out)互相稱呼,笑嘻嘻的是「裡」;金髮碧眼的則是「表」。
, ^2 }0 y0 j  i  @3 u  由兩人主導的「劇團」在離線族群中很受推崇,因為他們收留願意用工作來換取飲食和居所的人們,不論是來自哪個族群-甚至是InterWorld的通緝犯-只要這些人願意守規矩。4 z+ x# y4 E1 v3 k- H
  DSC87503就是被收留的通緝犯之一。
/ E& Z# w1 f' x; ?0 {1 N  DSC87503原本是InterWorld的數位警衛,也就是碩軟在InterWorld裡設置的防毒軟體。但是倒楣的他意外撞見了上司被殺害,又莫名其妙的被當成兇手,而且竟然還有目擊者指認!於是無處可去的DSC87503逃離了InterWorld。
2 U! k9 [/ L! `* X" |          9 c; R* k" f+ `" P, @
  今天正是DSC87503離開InterWorld,被「劇團」收留,成為「劇團」警衛的一週年。: ]8 J$ I" }! _- K) E! m9 O7 D
  DSC87503正穿梭在帳棚之間,試著尋找一個女孩,披著靛色的披肩。「到底跑到哪裡去了?」他疑惑地四處張望,突然一個黑影從他後方撲來,DSC87503瞬間分解成了無數的電子。
! m8 V- J7 l5 Z5 _% Y  「小三!『森』日快-噗-」戴琦話還沒說完,整個人就穿過DSC87503跌在地上,還順勢翻了一個筋斗。9 ?7 ~7 e4 ^; w1 q7 ?# D' O
  「你還好嗎?」恢復成人形的DSC87503伸出手,將戴琦拉起來。; j' o8 B' _8 P/ E0 m
  「呸…好痛喔!」戴琦吐出嘴裡的沙,站起來揉揉摔痛的膝蓋。「你就不會接『漬』我嗎?」
* _* R) P; T' d/ j( s  DSC87503攤開雙手,無奈的聳了一下肩。戴琦從口袋裡拿出了一隻小天鵝,是用金色鐵絲線圈纏繞成的,雖然展開的翅膀已經有些變形了,但絲毫沒影響到它的可愛。「『森』日快樂!小三!這『寺』我特『自』充滿『字』福的天鵝!」戴琦開心的把小天鵝塞到DSC87503面前。
; |& q8 Q2 |+ R4 I$ |  「這也太感人了吧!」雖然DSC87503的語氣很冷靜,但看起十分開心。接近半透明的手拿起小天鵝,輕柔地將它捧在手心上,像是捧著易碎物一樣小心。+ n3 r: w" l! i4 a# {
  「謝謝。」
# L3 s6 H9 D& t2 g2 {  「然後呢?」; X: f. b/ N  M  X  W# j
  「然後…然後什麼?」DSC87503疑惑。
  ]2 C% {4 Y& a  看到DSC87503不解的表情,戴琦整張臉在一瞬間垮了下來。
# B- S8 B1 b' ]0 o; r  「他沒有哭啦!裡!」
& a6 q, k+ o9 Q  「我就說啦!」裡從戴琦身後的帳篷走出來,臉上依然帶著那個治癒系的笑容,但這個時候卻讓人感覺來者極度不善。裡忽略戴琦投出殺意的眼神,把手伸到她面前。! O( ~; m: l+ ?% s) I
  「願賭服輸,我們說好的呢?」裡天使般的笑容讓戴琦感覺份外刺眼。% J+ J4 n0 S- t" @$ Z" H- J2 Y
  戴琦突然抓起裡的手,張口就是一咬,然後轉身要跑。裡試著要抓住她,但只抓到了她靛色的披肩。披肩從她身上鬆開,戴琦回頭對裡做了一個鬼臉,就跑開了。3 u+ u! u$ w" s
  「這小鬼牙齒可真利!」裡笑咪咪地看著手掌上的咬痕,表情一點也沒有吃痛的跡象。
) |) M/ t* I+ G" a- D# d  「你們到底睹了什麼?」目睹整個案發過程的DSC87503問。
7 @" H% n% e8 z% _( ?) y' D  裡舔了舔嘴唇。「反正她賴皮就是了。」他手中握著戴琦的披肩,向團長們的帳篷走去。「好啦!回去工作!回去工作!」裡向DSC87503揮揮手,哼著曲子,離開了。
1 P& |: E( `/ [! r* g9 \! W! F" F6 @
; z9 G% l4 Y  \) w  「……今天早上又發現了一名機能停止的數位警衛,倒臥在商店街上。經過中央醫療組鑑定之後證實:嫌犯的犯案手法與這幾個月來相繼發生的案件相同,位於被害者頭部的『記憶區塊』皆被強行取走。中央鎖定一名嫌犯:編號DSC87503,在一年前殺害了金融部安全組長,並且逃到了地球遺跡中的數位警衛。目前調查小組還沒找到嫌犯取走『記憶區塊』的用意,但中央不排除-」表關掉了電視。他不發一語,但臉上的表情很明顯是對於剛才新聞的指控感到不屑,不過新聞的前半段讓他很在意。- b. Q9 U6 w  F) ]
  表有一個偉大的事蹟,就是自從馬戲團非法連接到了InterWorld的頻道之後,他從來不漏看任何一天的晨間新聞;而這一年來零星的案件在他心裡升起一種不祥的預感。; e" Z* f2 |" X, Y+ {2 c
  第一個腦被挖走的被害者是金融部安全組長,也就是DSC87503一年前的上司;接著是安全局裡的巡邏警衛,在第一起的三個月後;然後兩個月之後碩軟分部的巡邏警衛也因為記憶體失竊而機能停止,但是表從自己的消息管道中得知在巡邏警衛遇害之前,有一名負責送件的職員去找他,接著就被發現兩人都遇害了,巧合的是這名職員正好是來自安全局,中央此時才開始注意這些事件;在經過半年的沉寂後,一名碩軟分部的高層主管被發現陳屍在分部某秘密部門。中央在這個事件後開始積極調查,但始終不願說明任何與祕密部門相關的事;也是在那一天的早上,表在馬戲團門口撿到昏倒的…。/ I& r$ c( X2 u: {( i8 C6 W
  「表!」戴琦掀開帳門,打斷了表的思緒。「『以』他欺負我啦!」
! [- r; J$ s8 c! J; g  「我哪有?這個賭局是經過雙方同意的耶!」裡也緊接著衝進帳棚,回應戴琦的控訴。1 e+ @2 Q- q+ P/ R0 n
  「我可沒有『縮』要跟你賭那個!」
7 s5 j, f) E1 U' M2 k  「對啦!沒有縮,挺的咧!」
# a! }* w1 X4 L( y  「不要笑我『縮』話!你『仄』個大『租』頭!」
/ a6 Y# Q* r0 a: `, \  這一個月在兩位團長的照顧下,戴琦原本蒼白的兩頰已經恢復紅潤。可以下床後,她很快地就跟馬戲團裡的成員打成一片,甚至當時還不會說話;而經過語言大師『言靈』的教導和自己的練習,戴琦也學會怎麼使用她舌頭跟嘴唇,只可惜目前還無法成功掌握捲舌的奧秘。
' l, K9 Z+ _: c: y  表在心中暗自嘆了口氣。
. ?! T  [" n1 A0 n  好吧,他想,大概短時間內是沒有機會可以讓我安靜的思考了。8 P0 y9 K2 E9 I
  他放下遙控器,走到了正吵個不停兩人旁邊。
9 g' \2 k: b1 }. y2 M% B  「裡,今天新聞上又有一個了。」要讓裡閉嘴的第一個方法,就是跟他講正經事,而且是很嚴肅的正經事。
9 `" P# L# y8 B  {. C* ]' h  「在哪裡發現的?」裡果然收起笑容。0 m) c1 ~' J# L1 k; V. H# h/ L+ }
  「在商店街,是一個警衛。」
; m' `/ R) o3 L, A! X2 J7 c  「可惡,這傢伙到底想做什麼?我有一種很不好的感覺。」# u/ M( u! L. X5 V: _( S: d: N( a4 ^
  「我也是。」
- v6 q  D9 C' B2 R7 C. Q  戴琦無聊地癱在椅子上,兩位團長討論的東西她聽不懂,但嚴肅的氣氛讓她不敢打斷他們。突然戴琦聽見了排笛的聲音從帳篷外傳來,演奏的曲子聽起來分外熟悉,她閉上眼睛,失落的歌詞自腦中深處,緩緩升起,輕輕溢出她的唇瓣。
6 ~! K6 C# Z# W1 k; n: J8 n( _  
6 C& z2 T" v4 p3 s- d* p( k  輕輕哼出一首歌" _% g/ j. c% ^" y* y, Y+ f$ C
  這首思念的歌$ z% P" M- V" w3 ?. I" J( \
  我曾流浪 我曾遺失
3 ~. F% s; j6 U2 i  遺失了通往伊甸的鑰匙$ J; N6 Z& P, w6 I1 C
  
* f& X8 F, m! m& Q) [- x$ v9 A9 @; m  輕輕唱出一首歌
$ d0 B0 T1 J/ p8 P: @  這首歸來的歌  }) I' r1 G+ ?0 T
  我曾垂淚 終於尋見( P5 _+ A3 Z/ c
  這把通往伊甸的鑰匙
+ a3 y, s- A4 ^; u' b! T& q: B. f  N
  輕輕笑出一首歌9 f5 E! |1 S% R# Q2 \& q: R
  這首幸福的歌0 b+ |) y: c5 x& k2 [- R! |
  終於開啟 再次擁抱
/ {7 s2 y  y+ a* }! L. o% m9 N  回到伊甸 我美麗的家園! L- r5 f2 A* B% x7 r

2 i* n) s1 ?: ~5 h! e% H  「…回到伊甸,我美麗的家園…」一聲慘叫突然被勾了上來,戴琦睜開眼睛,卻發現帳篷內依然寧靜祥和。
( {* N: c3 s% J/ `! m' u  r* B  「你們有聽見嗎?」戴琦忍不住打斷兩位團長的對話。3 G% W! r+ g( B- v1 Q" ?9 P
  「聽見什麼?」
& @. b8 T3 O, _, y% A& q. V  「那『叟』曲子啊!還有慘叫『森』!」戴琦不相信他們竟然沒聽到那聲慘叫。! t! F" J# E' V) n5 B" S4 W
  「有啊!」裡指著戴琦,臉上又掛回那個笑嘻嘻的表情。「我有聽到你在慘叫…喔!還是你在唱歌?」
! b! o- i& a( H  「不好笑!」戴琦白了裡一眼,「剛剛有人在『催』排笛,然後突然就有人慘叫。你們…都沒聽見是吧?」她看見兩人疑惑的表情就明白了。! ~! g1 _8 T' G4 _
  裡和表對看,然後一起對戴琦搖搖頭。# f( k5 o  i5 I$ m! U
  「不過如果你是聽到排笛的聲音,我大概知道是誰在演奏。」表說。& b- c# Y4 g/ {
  裡和表將戴琦帶到廣場上,在表演的主棚前面。先知的帳篷外就坐著一個在吹排笛的年輕人,身上的衣服十分輕便,反而是眼睛用一堆布條蒙住;他的身旁擺滿了大大小小的各種樂器,不管是常見的小提琴、竹蕭,還是說出不名字的古怪樂器,甚至是大型的鋼琴、豎琴,一樣也沒少。
+ q+ A  g; X) v/ K; i8 ~7 Q" u* V  「他是『奏者』。」裡敲醒看傻的戴琦,向她介紹。「只要是能被稱為『樂器』的東西,他都可以演奏,所以工作就是演奏人們想聽的曲子給他們聽。」
3 p& g9 k% d2 Q  「他昨天晚上才到。」表接在裡後面向戴琦介紹。「每個月他都會來『劇團』一次,大約待一個禮拜的時間,然後就會到其他有人的地方去。」9 c% G7 o) S4 X. @
  這個時候奏者突然放下了手中的排笛。「我感覺到有人想聽我用豎琴演奏『大黃蜂的飛行』…」他用拇指撩起了蒙住眼睛的布條,細長的眼睛看著裡大笑。「…會這樣欺負一個盲人的傢伙,也只有你這個渾蛋了。」
9 M/ ]' s; Y6 m* d  「謝謝你喔!你這個騙子,我也很想你。」裡一把扯下奏者臉上成堆的布條。「你什麼時候變成盲人了?」7 d$ b' c: l! S8 F
  「唉呀!這樣比較能專心嘛!」
  \2 h$ v" E8 z  C  「其實是因為不管有沒有都沒差吧!」裡哈哈大笑。「有人投訴你用排笛騷擾我們的客人。」
$ G7 @2 U6 ^6 j  「啊!原來那位想聽『伊甸的鑰匙』的就是你!」奏者轉向戴琦,紳士地牽起她的手。「果然跟曲子一樣,清純、可人。」
8 g& O3 p8 }  e! p; M8 q1 V  奏者說完後作勢要親吻戴琦的手,卻被裡用手背直接堵上嘴,推離戴琦。
& F' e  D3 {/ J4 L& [  「你這個豬哥真想親吻哪隻手的話,不如就親我的吧?」裡現在的笑容有百分之八十絕對不是出於友善。4 |: m% r9 c' {8 Q4 t' D& _
  「你真的超噁心的耶!天哪!我的嘴會爛掉。」奏者嫌棄地用袖子擦著他的雙唇,瞇瞇眼這個時候稍微張大了些。「這可是我吃飯的工具耶!」5 i+ x" [) J0 z+ x1 y; j) s- Z
  「好了,相見歡的時間就到此為止。」& a' k! y4 p( o
  表向奏者介紹了戴琦和說明來意。
& @9 V2 X- c) ]3 O$ m! w5 m- O' m  「我很確定那個慘叫的不是我,而且我想那首曲子裡面也絕對沒有那種聲音。」
- r+ u$ _1 h3 W" e+ R8 F+ ?  「那你可以再『催』一次嗎?那『叟』…叫…?」戴琦發現自己甚至不知道曲名。0 f) K) S- X+ L+ l
  「你剛剛是說『催』嗎?哈-」奏者還來不及笑完就感覺到,一對不耐煩的眼神正從表那裏直直射過來。
- y$ m8 B/ T  v( j. {) `, C  「你不知道?」奏者乖乖拿起排笛,用衣角細心擦拭它的吹口。「它叫『伊甸的鑰匙』。真奇怪,我的確是有感覺到你想聽這首歌。我還想說『哇!知道這首歌的人不多耶!』,如果不是像我這麼厲害,你說不定還-」
2 w6 m4 m& u+ a& U( E; ~  「奏者。」表輕輕地打斷奏者的自我陶醉。
4 {. N0 L8 l  g8 L1 J# \7 n  「好,好,我知道了!老大!」
/ T5 K: j8 h" p  奏者又吹起了排笛,音符像風一樣吹過伊甸的青草地,述說著一個曾經遺失,如今卻又歸回的故事。曲子勾起失落的歌詞,從戴琦記憶深處而來,也解開了她舌上的結,將歌詞撒入空中。
8 l# g  B) U% U8 d/ a7 D4 v+ p, L( r, X
  伊甸的門 向我緊閉. h9 S3 V5 g0 |! H3 K
  那把伊甸的鑰匙* n2 V7 b. w0 T$ F3 U7 B# i
  
; ~$ Y8 d+ L. V" |1 i( T% t& i: u2 f; S  心裡懊悔 因為遺失
: ^/ R  J, V" x" ^9 j  那把伊甸的鑰匙
" X% ?. D5 {) J( }- N: l$ q1 _  2 d, Y1 x* i& x  l7 a
  喔 伊甸的鑰匙6 o6 c; m/ u* ~, g
  我以歌聲呼喚你8 q+ @1 }  J; e/ W
  但呼喚被風吹散* ]! s7 ?& q" }) g* ?
  風吹散了我的淚, Y  s; j" u( [

' l1 b1 Y! ~  ~% _5 U  喔 伊甸的鑰匙
& b. Z  A  N: d8 Y1 ^7 l  竟聽見淚水的嘆息- D' P7 s7 s5 L) A- M0 g+ y
  伊甸的門 向它開啟, ~4 r9 W$ x+ i: U5 `$ d- U
- h. d! r8 P3 Q+ i
  突然間那聲慘叫、還有那個急促的聲音,都在戴琦腦中響起。戴琦瞬間停止了唱歌。; \# p2 Z/ ], y7 _- P2 c
  「去馬戲團…」原本沉醉在歌曲中的兩位團長注意到戴琦的喃喃自語,奏者也停止吹奏。1 y- q8 n% }; \5 t) T. c
  「怎麼了?」奏者問,但表向奏者示意,請他繼續吹奏。於是奏者又開始吹起排笛。8 C. b# G& X) |6 E; w% k4 c
  「去馬戲團…告訴…」戴琦在腦子裡努力的搜尋那些遺落的句子,這個急迫的交代。, A8 O0 x! _" i! b  f
  「告訴誰?」表引導戴琦。
% R8 ~# h6 V: E  L  告訴誰?告訴誰?
$ D0 e  D6 |% h( P; s  「告訴…告訴他們……」: d& W/ n) [  j9 N) X% v
  「告訴他們什麼?」+ q1 ]. L. H8 Y( b1 K2 P$ u3 e
  「我不記得了…好像是…」戴琦扶著頭,「…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H9 h' k5 j1 j; ]" x, x( I
  是什麼?告訴他們什麼?
8 H( d+ g8 Q, r6 K5 `6 a  「想不起來…可惡…到底什麼…」戴琦又是抓頭、又是踱步,不安和焦慮感染到了奏者,曲調也逐漸走樣。
" B- w' n" t* n( i% q/ }/ V. c, `  告訴他們什麼?什麼?什麼?. j: h/ |: {- s8 z2 n- c
  從排笛中流竄出的音符不再是原本那些撒入風中的淚水,卻像荊棘般尖銳、扭曲,彼此纏繞、糾結,吞吃了對伊甸的思念。剩下的只是焦慮、不安及痛苦,只是悔恨,卻不再有盼望,而在音符與戴琦不斷的互相影響下,不斷彼此加深對方的不安。
' {- g( n6 k& A+ v8 D* u$ ~- B; A  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什麼?
6 o" b, h8 E# Z, C8 o  「奏者。」裡的聲音穿透糾結的曲調,喚醒了迷失在曲子中的奏者。  h7 M/ |: X1 i+ |9 H6 F; n) o
  笛聲恢復了原本的輕柔。風輕輕地解開了籌繞的荊棘,也緩和了戴琦失憶的不安。因為焦慮而僵硬、冰冷的雙手如初春的雪一般漸漸軟化,溫度回到戴琦手中,因緊繃而聳著的肩也落了下來。
$ a- @& k  [7 f9 @" r  「戴琦,」表件情況逐漸穩定,又開始引導。「那些人,那些在等待的人,他們在等什麼?」) m& a9 A% D1 F. _) X- Y
  「伊甸。」, M$ Q& i4 j( h7 v. {7 M
  裡和表互相看對方一眼。
5 q2 {) R* }, i; d: W* i  「那你要告訴他們什麼?他們需要知道什麼?」
: }$ `; k6 I# B7 }  什麼?
  W6 r$ T, i* B' C& q  I0 E+ v. }  「…什麼…」) X6 `7 d6 ^! }
  什麼?0 p/ }& ~- G, @& i0 \0 D
  「…什麼…」2 U# I( S- A, t1 d
  鑰匙?
  M: {4 c4 c2 W7 k; G  「被找到了…鑰匙…。」
# w. {8 L# ?: g  M( V, ]5 v1 r  「你要告訴他們的是『鑰匙被找到了』?」
4 t6 w, {3 k" L: i" C# l, l* z$ X  「不是。」從戴琦記憶的深處,最重要的訊息正急速浮上來。那個訊息逐漸清晰,逐漸清晰,直到輪廓終於在戴琦腦中完整。6 J5 N3 {: V: V, D! V- W
  門。
3 S1 T% r- Z/ C% b6 m4 b. e  「是門…伊甸的門要開了。」$ G, Q9 a8 V& W4 g# @  z. t# @- o4 q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2 19:02:33 |顯示全部樓層
未完待續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206

主題

171

好友

7770

積分

博士班

Rank: 8Rank: 8

文章
4357
在線時間
937 小時
發表於 2011-7-2 19:31:44 |顯示全部樓層
寫的好阿!!!!!!!!等續集XDDD
尋找愛北大卡號 7738 !!!! 或是 308 結尾的~~拜託了!!!!!
無效樓層,該帖已經被刪除

32

主題

23

好友

5564

積分

碩士班

Rank: 7Rank: 7Rank: 7

文章
368
在線時間
2118 小時
發表於 2011-7-2 23:20:14 |顯示全部樓層
相當新奇的世界,很有趣!期待續集。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4 18:25:02 |顯示全部樓層
-第二章) f/ K% @8 J7 F0 o( m
- B2 Q, [/ t5 P- Y
啪答。
5 j+ _" N& g" d/ B. J$ q# j3 F
7 H, T/ U. `* S* E) L( T) E' I& R. J「死小孩!」巡邏警衛EN507輕輕地咒罵,低頭望著落在皮鞋上的番茄醬慢慢分解。
$ i4 f3 S( b. ]" z4 y  }6 ?5 a0 ?4 x
  他的不遠處有兩名男孩正將手上的薯條死命的扔向對方,而他們的母親就坐在一旁看著最新的財經資訊,任由桌上那杯咖啡冒著煙。EN507皺著眉頭離開,他十分確定這兩隻小怪獸就算毀滅了整個數位世界,那位母親的眼睛都不會眨一下-除非她已經看完了手上的雜誌。: p8 p  q. |2 [1 e

9 S% b4 q0 m( m; U  「我寧願去解決十個『木馬』也不要處理一個小孩。」回到休息室的EN507一屁股坐上躺椅,伸了一個大大的懶腰。! `  x+ G' D, D) @+ c( P0 `
6 Z* `2 I1 R, M/ N! |: h* k
  休息室除了EN507之外,還有一個掃除軟體正拿著拖把安靜地擦著地板。這種負責掃除工作的軟體被稱為『清潔員』,因為工作內容不怎麼需要講話,碩軟就沒有為他們的語言系統裝設AI,只有幾個內建的語音句子用來報告或警告,所以『清潔員』正是一個聆聽抱怨的絕佳對象-而EN507現在正好需要的就是抱怨。
  l! m& M. }  |
6 Y0 U- g5 D& l& T  「前一秒鐘還張著水汪汪的大眼,下一秒就變成一隻隻的小怪獸,用薯條毀掉所有他經過地方!那個媽媽也不管一下!馬的!下次換她最心愛的Lannel包被番茄醬洗禮,看她還能不能悠閒的看著雜誌!……」
. u. Q0 d6 E9 S
3 Y1 I/ X# K8 |+ {  D  說得滔滔不絕,EN507絲毫沒注意到清潔員的拖把已經斜靠在牆角,而有個黑影正緩緩地接近自己。黑影不發出一絲聲響,站在躺椅的正後方,也是EN507視線的死角。- U' {' v6 ^  s6 K! G+ g# A
7 V/ T- V( b4 B" Y) j3 }- L4 l
  「…你絕對無法想像面對一大群小怪獸是多恐怖的一件事!」
% r$ r0 A/ {" V1 A8 J7 _
% u# z7 ?3 \6 m# c' E0 l  「那麼就讓我理解一下吧!」, L1 n5 C9 L( B. [: y7 |
9 w, u8 p. g9 c9 C0 D! b
  EN507還來不及轉頭看清楚聲音是打哪來,一雙強而有力的手就抓住了他頭部的兩側。他只感覺到額頭傳來一陣壓力,接著眼前就只剩下黑暗。% s' j$ D/ G) K$ Y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8 17:12:59 |顯示全部樓層
  剩下最後一組了。先知正在擺放最頂端的兩張撲克牌,小心翼翼地不讓堆疊在下面的其他撲克牌失去平衡。先知屏氣凝神,手中的這兩張撲克牌似乎已經找到了最完美的支撐,而下面的牌也沒有鬆動的跡象,她緩緩地收回穩住牌的力量,打算放手讓它們自己站立。
9 O" B9 {2 P( ]4 {6 S( {, I7 A; h2 E# n8 s
  此時裡大喇喇地掀起捲簾走進來。
6 m2 F; k+ H1 I/ l' J- j; A
( `3 A" v% K* ]# Q3 T% ?+ g8 u$ u  「嘿!先知婆!」伴隨著問候的是幾百張撲克同時散落的聲音。/ E  _" C1 O0 a) \* c$ l* P

  g$ B, b. q& I  先知瞪大眼睛望著手中還握著的兩張撲克牌,然後無奈地將它們丟到一邊。) o6 X1 I1 }# @+ n; z# O
4 Z. B, |2 K9 O1 v- I
  「喔!看來又要好一陣子才會知道我能不能成功了。」她爬下梯子,坐上椅凳,把手肘架在鋪著繽紛花布的矮桌上,最後優雅托著腮,用眼神把帳算在裡頭上。
+ e' V& z4 F; S. |
, [' P! p) {! O& m: U  「你預知一下自己會不會成功就好啦!」先知的眼神讓裡有些不安,他坐上桌子另一邊的椅凳。$ D' L2 e" j  e1 F: _4 F9 Z
, b! d& V' O! ?7 F1 Y
  「我是先知!不是馬戲團裡幫人算命的吉普賽女郎。」裡偷偷瞄了一眼他面前的水晶球,又迅速將眼神轉回先知身上。「我是媒介,只負責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人!而我相信我這裡沒有什麼要傳達給你。不過如果你問我的話,我個人倒有件事情想跟你說:『你剛剛毀掉了我的傑作!』」! v+ R$ r3 q$ [8 b3 y9 b0 P

% s6 h- n$ H' b. |0 P2 w  R( g# o  表這時也掀開捲簾,領著戴琦走進先知的帳篷。他們一進門就看見正襟危坐的裡正用眼神向他們求助,表微微一笑,決定袖手旁觀。
! K9 K5 D5 ?- t0 `0 d
" X$ X0 \5 X% g% ?! ?3 G/ C4 U: |  「你不要以為我不懂你剛剛的眼神是什麼意思!你以為我喜歡像一個八十幾歲的老女人一樣吵個不停嗎?就是因為現在滿街都是像你這樣的年輕人,不把別人講的話當一回事,我才會浪費我的青春年華,淪落到在你們的馬戲團裡面當神棍!」$ I0 a" ^* {- d8 R# a; \) w

# G2 B" z" ~5 s, _1 x3 ^  p! W  「呃…先知婆…」
7 `' ?5 n4 ~4 e: m/ r0 J* g2 a/ t* \
$ F6 U8 s$ l% n: B5 h' C" Y' F+ G  「還有,你看我是哪裡像老太婆,需要在稱呼我的時候還要在後面加『婆』這個字?本小姐今年也才三十歲!三十歲!還有本錢穿高跟鞋和短裙!而且不比你年長多少!」5 ^- m1 }( g' L  s7 j- e5 Q
3 y) w/ s* S& k' j. D, e( P) ^0 v" Y
  「先知,你就原諒他吧!」看到這邊,表總算感到滿意,大發善心的開口結束裡的惡夢。「像你這樣高貴的女士不應該將你寶貴的時間浪費在這種人身上。」
6 o9 S+ x! _+ w5 l4 ^8 X
7 t9 N4 D; v- A6 l! k% x5 g) q  如果現在有誰稱讚表是一個誠實又實在的人,裡大概會直接反胃;但他表現出來的風度翩翩和紳士氣質似乎正好對了先知的味,她閉上嘴,並且從嘴角透出一絲笑意。表忽略坐在一旁的裡、和他正直射過來充滿怨恨的眼神,將戴琦引到先知面前。
6 S' Y+ A& ^" n# i# \$ T
/ ]. r, c1 P- {) B  「先知你好。」戴琦很有禮貌的向先知輕輕點頭,「我是-」
) g8 X# K0 u+ u1 i, z$ Q9 _% U: J6 }: U3 U; l* C
  「戴琦。」似乎是因為由表介紹的關係,先知對戴琦的態度十分友善。「看來那首歌不只恢復你的記憶,也治好了你的大舌頭。」( }* P- h) f; S8 L
  h  l# P6 N0 V
  戴琦瞪大雙眼,她沒想真的能親眼見證到先知的神力,從一旁裡和表稍微露出的表情可以發現,他們對先知的預知也感到有些訝異。& h; L3 u3 j1 }5 M

9 \2 o7 {( E- e5 W- R/ o# }' z  「喔,這沒什麼。」周圍的眼神似乎沒有讓先知感到不自在,她聳聳肩。「你們剛剛講話那麼大聲,我要不聽見也很難。」! y4 W8 N7 }1 R' n' w' y# A, t" C
: @1 s+ f& q2 h1 |
  戴琦在心中啞然失笑,裡更是很不客氣的馬上就翻了白眼,先知面帶怒容順了順她橘色的髮絲。1 ~0 m6 Y+ X6 i7 K
! ?! e" e9 E9 I8 p; c  x
  「我可沒有說我會算命。」先知又將目光轉回到戴琦身上。' Q1 R5 P8 G* s. E# l& N

. T: O: g0 G  E, S    「我是媒介,只負責-」- x8 f7 ?5 o9 p% ?7 \) g1 q

1 l7 _1 E0 D0 Z; R& K4 N  {  「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 G+ ]! Z4 m; W+ H1 q- i1 t) Q. F
) g( O% S; m8 I8 O
  「人!而且我正好有一個訊息要給眼前的這位小姐。」7 ?: w# x, [' t. p6 l

( W9 z- d% a, [& Q- t  `  戴琦差點要拍手了。先是裡模仿先知的語調,打斷了她的話,接著先知又打斷裡的模仿,不疾不徐地把自己的話說完;想做到這種默契和趣味,若不是十分有經驗的相聲搭擋還不見得能。
& l( ?8 i8 ]! E, R7 E; |
8 w" c* W1 S- p% ~6 w+ `+ R$ q  「你要不要考慮換個搭檔?」戴琦悄聲地建議身旁的表,但他的回應只是微微一笑,讓人難以看出他的感覺。7 k9 C' }. ?/ J" a! `5 z  w7 x% X

; ]/ b8 d  z, V3 _- |. N2 ]  「是什麼訊息呢…」先知坐穩了,開始沉思。一陣寧靜瀰漫在帳篷裡,眾人屏住呼吸,沉默一直持續,直到先知在一陣「嗯嗯」、「啊啊」後終於發出了長長的一聲「喔-」,然後又陷入一陣沉默。
- w% y, s" E  ~) }/ g
- U. n( |# q: T6 h  戴琦搓著手,不時望向身旁的裡和表,用眼神不斷向他們詢問下一步的行動,只是兩位平時呼風喚雨的團長此時竟然一位事不關己地望向一旁、另一位則是直接向她聳了一下肩。) y; D3 o8 e; S! b2 t

+ t: g% I* a/ O7 n, P* f( s- }0 m  D   戴琦轉向先知,有些膽怯地問。# D. A' Q( U  \1 M
' h  Y$ [8 i' J5 _- x+ j& f/ O
  「呃…請問…那個…訊息…是什麼?」。
8 r( l! q# v/ m: o5 y, \4 h/ }
2 ?0 S# [0 P8 p. d0 ^, f% C  「不告訴你。」
9 n/ I" J4 X8 h4 l! k! ^2 \- a* u7 r/ K) i
  「什麼?」裡覺得眼前這個人簡直不可思議。0 D+ Y3 J+ O+ \, B1 Q

# h+ Q. s; |" Q# \  「忘了、裝神弄鬼、時間還沒到,要怎麼想隨便你們。反正我只是媒介,負責在『特定』的時機傳達『特定』訊息給『特定』的人。」先知再次優雅地托著腮,帶著職業的笑容看向其他三人。「好了!你們來找我有什麼事?」
; m4 C: u/ i) o8 x/ v$ T
9 j# v  @' f% F  裡從椅凳上站起來,將表拽到一邊,然後把嘴湊到表的耳邊。
! O* A: N, \& W& N5 u1 a$ U# c9 c; _. r! h! D2 C$ p
  「這女人的腦袋根本秀斗了。不如這樣吧?我們直接從那扇門離開,之後我再隨便找個理由把她轟出去,你覺得怎麼樣?」
9 V2 S* j. Z& R' E* v# b5 ?. M
1 W/ F$ P9 X: D  「真難得!你竟然也會有處不來的團員啊?」表露出驚訝的表情,但連瞎子都看得出來這個表情有多假。2 |$ }( b2 j* |* Z; Q( ]8 I$ E
  O0 y" ~; i/ Q1 R. M; s$ j! Z
  裡臭著一張臉,「我想弄走她已經是八百年前的新聞了。」
, [& f. S" K# W% C" |: `* P. Q$ M9 a' x2 j
  「不過這八百年你也沒能弄走她啊!」表的這句話彷彿宣告裡的敗訴,他退到了戴琦的旁邊,讓一頭霧水的戴琦來安慰他受傷的心靈。表走向先知,換上了他協商時的那種嚴肅表情。( D" S% t1 V6 e8 d

9 ?/ P$ u3 ?7 ^) A$ `- {  「我聽說你成為先知之前是一位教授?」
1 F: S% I4 Z9 r
1 x, H; p- }5 [0 a  z4 M8 x( x" _  「沒錯。」6 T& }$ o/ }2 I

  S: I/ N2 ?' R5 N4 e  「並且是研究民族文化的權威?」( A8 Y- a6 w: \/ \+ T
& \  _4 x" s" o1 f% u6 p
  「過獎。」$ Z- j; D' b8 i' C! Z5 j& S
9 p! m& N; E8 J# E
  「我想要向你請教一首歌。」# X# z0 S' v6 ^& e, O/ D
, V, H1 q1 H5 V
  「你是說『伊甸的鑰匙』吧?」先知的眼神放出光芒,是那種自信而且博學的光芒,彷彿她又回到當年的那種光采榮耀。0 B$ K6 j2 I  I7 m/ G. n
% Y7 }8 X0 T  O7 T- J4 c& t
  她清了清喉嚨,緩緩道出。
7 I) Y4 g1 D% _/ Y4 g- S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無效樓層,該帖已經被刪除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7-9 00:11:40 |顯示全部樓層
回復 小小媽 的帖子
/ |8 f; f+ U$ O/ Z* Y: n
2 t* ^& a' h6 h! s嘻嘻 太早揭曉就不好玩了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是以即時上傳留言的方式運作,一切留言內容只代表發言者個人意見,非本論壇之立場,本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由於本論壇是以「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以無法完全監察所有留言內容,若您發現有某篇留言可能有問題,請通知本站管理員處理。

Copyright © 2009~2020 iBeta 愛北大. 保留一切權利

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