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eta 愛北大論壇

 找回密碼
 註冊
搜索
樓主: IguanaClaire

[文章創作] 《長篇小說》Back to Eden 回到伊甸

[複製鏈接]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9-29 21:55:52 |顯示全部樓層
  戴琦不知道自己已經走了多久,一開始心裡還能估出一個大概的時間,但在一個小時後,戴琦的腦子就一片空白了。從踏進那扇門開始,他們就在也沒聽過駭客的聲音,沒有任何一個人試著跟他聯絡,事實上,走進漆黑之後,甚至沒有任何一個人開口說過話,只能通過三人之間的呼吸聲來確認他們還陪伴著彼此。黑暗配上寂靜,成了一道神秘的佳餚,戴琦懷著人們對於未知的恐懼,卻又細細品嘗著對於盡頭的期待,一步一步走向更深的黑暗之中。突然一道光線盲了三人的眼,待視線回復,眼前是一整片的柳樹和櫻樹,粉紅的花朵和嫩綠的垂枝交相呼應,一棟混合了中式宮殿以及和風庭院兩種風格的建築深陷其中,襯著後方高聳的山壁,格外顯得清幽;山壁一直延伸到戴琦他們所站的地方,環繞著整個地區,就像是他們現在正站在某個山谷的底部。8 @- m  Q0 _% U/ q+ a  ?& B
  他們向房子走去,路的兩側栽著青嫩的草,茂盛卻不雜亂,偶爾還有兔子和白鷺穿梭在其中。; r1 \7 e4 t2 T2 F; V$ ^1 a- x
  「看來碩軟給芥家的福利還不錯。」裡隨手折下了一枝柳條,「大遷移之後,一般人都只能在動物園才看得到動物了。」
& d6 a( B1 D( ?5 t" A0 K  戴琦雖然也是因為芥家的身分而住在分部,但是那個地方卻和這裡截然不同。叔叔說:電子塑造出來的植物會搖擺,卻感受不到微風吹過;花朵會香,卻沒有混著朝露的那種清新;動物會親近人,但是當你深深望入他們的眼底,卻看不見…。
1 b' Y* n5 v* w- C  什麼呢?戴琦想不起來。風是什麼?朝露的清新是什麼?而叔叔說的那個又是什麼?
* v  I8 L2 C# ]2 n, L  她看著四周美麗的景像,心中納悶。
+ N  Q" {8 J. k8 q& [9 u+ P* ?/ F+ ]  c0 ^  「能創造這些的人,為什麼還會覺得自己不完美呢?」她問表。
% T9 S" q' L  {/ S7 ?0 `) {  「因為他沒有創造,」表沉默了幾秒鐘,「是仿造。」
5 O4 r# p1 ~+ ^  那創造的又是誰呢?戴琦沒有問出口。
, m8 `, `; K% D" \% p0 q) {8 s  三人終於到達房子的大門口,表向前敲了兩下門,不久之後,一位有細長眼睛的中年男子開了門。
; [. m5 c/ M) N- F; \4 m. r/ |  「啊!是跟奏者一樣的眼睛耶!」戴琦搶在所有人都還沒開口之前發出了她的驚嘆。% h/ q6 [' v; M- \% L/ _4 V
  這失禮的驚嘆似乎正好戳兩位團長的笑點。到表輕輕顫了一下,裡則是立即轉過身,只剩抖個不停的肩膀。但不知道是因為受過良好的訓練,還是他細長的眼睛真的讓他錯失眼前這番景象,面對眼前這三位如此失理的反應,那位中年男子依然冷靜應對。/ R2 t. l6 O  ?6 e
  「請問有什麼事嗎?」他禮貌地詢問。  _3 }; u8 n/ G9 S& r  m
  表輕輕地清了一下喉嚨,正笑到不可開支的裡馬上站直。「我們是中央的調查員,」他秀出戴琦的披肩和戴李的硬幣,「想要詢問你們關於這兩樣東西的事情。」3 l' n: X# S! N8 t% o; E
  男子瞇起已經很小的眼睛,仔細看著披肩跟硬幣,當他看到披肩的刺繡和硬幣的花紋時,戴琦可以保證那個人的眼睛真的變大了零點幾公分。
4 F" \9 v% j1 S( L# Y# X( ^  「啊…很抱歉我不認識這些東西。」戴琦的臉上明顯露出了失望的表情。「但是這上面的圖案的確是我們的族徽,我會通報我們當家的,各位請先到大廳休息。」- c  [( |# M( d6 P
  男子引導著三人進入屋子裡,穿過寬敞的走廊和光線充足的窗戶,到了一扇上面雕著中式木刻的和式拉門前,在拉開兩側拉門之後,出現的是一間非常寬廣而且舒適的房間。: U" O8 V4 [4 _% U) {; h! f
  「請在這個房間稍等。」男子向三人鞠躬,表也點頭向他道謝。就當男子要拉上門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了動作。1 f9 N: R# u! x" v* [8 _
  「請問…」他有些猶豫,「剛剛那位小姐說的奏者,是不是一個背著各種樂器到處跑的小夥子?」3 U& \6 T0 ~; L
  「呃…是。」戴琦尷尬地回答,她原本以為男子當時並沒有聽見這句話。
! Q  z3 ?" {, A  T) E  y  「他看起來還好嗎?」# Q  @2 u% K) U. [+ Z# |* B2 d0 X
  「還不錯啊!健康、活潑、很幽默,感覺他還能活個幾百年吧?」! ]+ ^/ h+ K( i4 v8 }- k
  「是嗎?太好了。」男子露出一抹微笑,「小犬承蒙你們劇團照顧,在這邊向兩位團長道個謝。」他再度鞠了一躬,並拉上拉門,房間傳出了很大的一聲「咦?」。) ~+ ]* w9 a4 x5 S& H# L) l) j! K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10-17 19:29:23 |顯示全部樓層

# Q3 X& N) o8 W  小小的身影在人群中穿梭,費力前進、危機四伏,卻又能完美地融入。
- V$ ?, g% X9 ^$ f2 A  這單薄的身影墊起腳尖,費力地高舉手上的紅色的通行卡,讓這紅色的小卡刷過檢查口的感應器。' d+ M3 \: P; N5 a0 i9 B$ I% A
 「歡迎,羅瑟小姐。」機器這樣說著。這讓排在身影後方的職員很納悶,因為方才通過檢查口的明明就是一位小男孩。她詢問男孩。2 p: g& T+ L) D% I
  「媽媽把卡忘在家裡了,我幫她送過來。」小男孩給了這樣的一個回答。8 R; [! j; U( R$ I
  職員熱心地表示願意帶小男孩去找他的媽媽,小男孩先是害羞地低下頭,雙頰緋紅,像是緊張地搓著手,然後小腦袋瓜輕輕點了一下。職員伸出她的手,等著小男孩將那軟嫩嫩的小手交給自己,牽著小男孩的手,她感覺到心中無比的快樂,她想像自己現在正牽著兒子的手,帶他參觀自己上班的地方。
2 }* p' _  [$ P8 V  如果我也有個兒子就好了。她心想。就像這個小男孩一樣可愛。/ D% M' q& d9 e. T% R* V- P  t
  就像這個小男孩一樣可愛。這個想法一直迴盪在她的腦子裡。就像這個小男孩一樣……。0 R/ B& N! k" y' M' j; s& y
  一個想法越過,她的嘴角輕輕揚了起來。
1 ~( ?. [" V- L) u  職員低下頭,小男孩露出一個天真的笑容,水汪汪的眼睛彷彿在說「帶我回家!」。
* e& r8 D7 r' D) d  y5 C, N2 @  「去找媽媽之前,要不要先到阿姨那裡?阿姨請你吃點心。」
9 K% ]. a# n' F8 I" J9 p# L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10-17 21:06:02 |顯示全部樓層
% K$ D" d9 p; O. k& \" t3 e
  芥家的當家是一位頭髮灰白的女士,表、裡和戴琦三人在她對面正襟危坐,莊嚴的氣質瀰漫在整個房間內,並從她身上發出一股震壓全場的氣勢,讓周圍的人噤若寒蟬、不敢造次。
1 t3 k  L, G, N: q  「你不覺得這位老當家把氣壓都弄低了嗎?」裡小聲地跟戴琦說。
- S% m3 o* l$ @  戴琦稍稍遲疑地點點頭,卻也不是非常在意,她心中更在意的反而是這個當家看起來很面熟。# J7 H( Y% V, G; l
  「你們再繼續做些失禮的事,我就要轟你們出去了。」表笑咪咪地警告兩人,眼神裡閃出一抹寒光。  n' f2 r7 Z5 h
  當家開口了,聲音略顯老態但中氣十足,每個從唇瓣中吐出字都迴盪在房間和眾人的心內。「沒關係的,很多人都會有這種感覺。」她拿起披肩跟硬幣仔細端詳,然後帶著慈祥的笑容看著三人。
1 u. Y& H9 L( j; ~& P: ~  「我是否能夠請問一下,這兩件東西是如何得來的?」
5 U$ c# \% Y: @  「披肩是這位小姐的叔叔交給她的,」表指戴琦,「硬幣則是那個人用來跟我訂定契約的物件。」
2 m# k" F, ^7 r$ S6 o  「叔叔?」當家望著戴琦,臉上浮現一種親切的喜悅,彷彿多年未曾相遇的熟識又再次相逢。「原來這位小姐就是戴李照顧的那個孩子啊?」
9 ?6 u1 G  q. \7 d  聽到這句話,戴琦心中的訝異瞬間已隱藏不住,完全溢於言表。「你認識我叔叔?」
$ f: l% Y4 c6 I  當家點點頭。
" q) ^  j0 e$ S5 y# m  「那你知道他現在在哪裡嗎?」
% u: ?) a0 \# k8 f4 r  o  「很遺憾,自從芥家在分部的住所遭到入侵之後,他的下落仍然不明。」3 g! K" `( M; O5 B0 R( [4 L) m# s
  這一次換表訝異了。
; Z+ r: S$ b1 w4 H2 R  「分部被入侵的地方是芥家的住處?」
% x9 J3 z+ r$ m  當家又點了一下頭。8 o/ h$ ~% r# \* o. O
  一旁的裡看見當家所說的每一句話都使戴琦和表感到非常訝異,原本就是個好奇寶寶的裡頓時玩興大起。+ w' J5 I" @' q6 T( O2 \
  「嗳!老太婆!」表皺起了眉頭,對裡的超級沒禮貌表示不滿,但裡並未發覺。「也說點什麼讓我驚訝一下吧!」
$ t# e# g; d, L2 t( W- I  當家輕輕地笑了一下。「你還是這麼調皮啊!該隱。」
. P5 C0 @: O7 c2 R  A  戴琦不敢相信她有生之年能看到這個景象,裡完全嚇傻了,整個人僵在座位上,彷彿一尊雕塑;若不是戴琦這幾天已經遇到了許多的鳥事,她完全會覺得自己走運了,因為除了裡以外,還同場加映表的震驚畫面,雖沒有原本就表情豐富的裡誇張,但本已經在訝異狀態的表,此時冷靜已經在他臉上蕩然無存。, A1 d0 y' n6 U. z
  「你錯過了奇景,駭客。」戴琦悄悄對手指上的戒指細語,但耳邊依然沒有回應,戴琦無法得知駭客現在的心情。她發現當家又把視線轉回自己身上。
# [3 O" r  Q* f  「看來你什麼都不記得了。」當家輕輕嘆了一口氣。「也是,如果都記得的話,你們的問題就有很大一部分能獲得解答。」! S# _) y0 ^) j& i4 L
  「是的,我不知道因為什麼原因失去記憶了,說來慚愧,就連叔叔的事也都是最近才想起來……。」$ d+ F! i" U1 E, q% d( k" b# R* X  y
  戴琦越說越感到消沉,小臉不禁染上一層陰影。
% i& L$ n. |1 Y- h% w% m  「這並不是你的錯。」" j! |2 W- l+ j/ }) ?
  這幾個字化成穿透人心聲音,直達戴琦心裡。她抬頭,發現當家正用一種嚴肅又慈愛的表情望著自己,兩人的眼神四目相交。
" q7 {4 ?0 v% P/ {8 k  「不要用無法改變的過去來責備自己,否則你會逐漸陷入自我厭惡的泥沼,反而失去改變未來的機會。」當家的臉上浮現一抹溫暖的笑容,「你叔叔正在某處等著你。」這個笑像春的氣息般,感染到戴琦臉上。戴琦也笑了,笑彎的眼尾各滲出一道淚的小河,她一個字也說不出來,卻猛點頭。她知道,這也是裡和表一直對她說的,只是她忘記了。纖細的手指試著截斷兩道小河,但徒勞無功,她便任由淚流著。
+ y/ @6 J4 W3 U! x  「我知道了。」2 k# r9 ]* @6 X: @9 z
  當家輕輕頷首,隨後又將目光轉回表和裡的身上。' J9 ?9 G6 {0 R. s
  「我們家族名義上被碩軟『保護』在這個空間裡,實際上更像是被軟禁在此,所以我們對那個世界所發生的事情並不比你們了解多少。但若有我能幫上忙的,我很樂意協助你們。」
0 [3 l; }" Y. @! Z# ?' ]7 ]  表已經整理好自己的表情,禮貌地向當家道了謝。4 ^5 `! K5 W2 e2 T- B
  「那我們希望能了解……。」; G' q* E  B) a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10-26 21:43:49 |顯示全部樓層

1 u8 O! Y- o5 c6 |; w3 f; T& c  當家坐著,靜靜地望著面前三個空蕩蕩的坐墊,彷彿在想什麼。' T7 M  x- W2 I$ E5 K% u( |
  「他們走了。」
6 S6 y' m) C/ R! ~  有著細長眼睛的中年男子站在門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
  \, ]- E) t% ?  「沒想到這麼大了。」
( Y; q3 Q+ _% }9 W  當家輕輕「嗯。」了一聲,作為回應,便轉頭看向窗外的櫻花柳葉。男子微微一笑,將身後的門拉上,走到當家身旁。
% ]5 ], o1 x" z# g  「上次見到他們已經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吧?」
; F' E+ m2 c1 U# p% e  「進來之後就沒見過了。」
6 H8 }6 c, U  F" C7 ^  當家回答,眼光卻沒有從窗外的景色移開。男子又繼續說。
" w$ r+ x- L* [$ n. V* ^. \  「沒想到再見到她竟然是在這種狀況下……如果少爺也在就好了。」
$ m, ]" p: Y% g" y5 R  當家這次沒有回應,只是望著窗外的雙眼稍微瞇起。男子又輕輕地做了一個無聲笑,順著當家的視線望向窗外,藏匿於櫻花柳葉之間的是一座小小的水上平台,木製欄杆沒有任何雕花,只是展現著木頭本身的氣質。。( n8 |& q7 v6 P
  「兩位少爺都在就好了。」
+ z5 g# ~. d) r/ H: ~  ^! m0 e: K! j
  風捲起柳枝,讓它劃開了佈滿水面的櫻花花瓣,水中的倒影也被柳枝劃得粉碎。戴李倚在欄杆上,如同柳枝一般懶懶散散的掛著,看見剛接任的當家遠遠走來,就緩緩翻了個身,背對著當家。5 O& i, N9 f5 C; Z, i4 K
  當家停在戴李背後,看著眼前這個不知道是睡是醒的傢伙。- g/ {' K1 ^0 y1 O
  「李。」當家叫了一聲。
2 P: N) J5 R- h/ @  前面這團肉依然無動於衷,當家輕輕嘆了一口氣。! p2 T$ p, A9 X& v1 ]8 ?" J
  「你也是個大人,不要再耍賴了。」
6 H$ n8 j4 ~4 L3 e! N3 h3 j  戴李扭動了一下身體,卻依然不見他轉身。
. Z5 f  u# _9 U% j9 d  既然戴李執意要耍孩子氣,當家決定用孩子的方法解決。她小心翼翼地伸出雙手,瞄準目標,然後像老鷹一樣的將手往戴李腰間伸出去。怕癢的戴李「咯咯咯」笑個不停,扭來扭去想要逃離。這場戰爭沒有持續很久,戴李率先認輸,躺在木板上望著天,當家坐在一旁,欣賞池塘中的鯉魚。. i5 C2 t/ \# o/ j7 l. g& f
  「你覺得大哥會到哪裡去?」戴李盯著天上的雲,不眨一下眼睛,風吹著。! h( H, ], B# @' M
  「我不知道。」當家也望著水面,不眨一下眼睛。( L. z. b4 G7 M/ q* i
  戴李的眼睛漸漸濕潤,淚水從他的眼尾滑下。
+ F! s; ^0 ]5 v7 j9 b  「我早就跟你們說『創造』這個東西要小心,就算是出於善意,總會有一天有人把它用在其他用途上。」戴李越說,淚就流越多。「大哥最後總算是有聽進我的話,安排了這個,但是已經付出了很大的代價。」
. A; D% O; |6 L; x" b. h  當家沉默不語,眼睛也泛著淚光。
  i- L8 o/ y/ I0 T  「既然這是大哥辛苦留下的東西,絕對不可以被碩軟知道!」' l# _9 `' W* `3 F( _$ q0 I; Y; r
  「門放我這裡,鑰匙交給你保管。」
1 r5 r# _0 T2 U( n% V3 q* J  「…他還記得我們喜歡唱歌呢…」1 n% q$ i( s  |* t8 e. Q
  兩人之間又陷入一片寧靜。
; F# W. {: L0 ^$ x, y/ E% o) p  戴李拍了一下當家,「趁還有機會,多享受一下真正的自然吧!進去之後恐怕就會被關在永無天日的地方。」
! C2 R& f3 D- d) @9 p( S$ x  當家盯著水中游來游去的鯉魚,她的心中有那麼一絲未知的擔憂。7 p' C! y% P1 ^8 v; S7 F9 _
  「李,門開了之後,會發生什麼事呢?」, q) Y+ h( b8 O4 N# X* I6 n
  「不知道」戴李回答,「但我相信大哥。」8 I: d! [3 i! y5 _- e
  「我也相信他。」
0 q# I& ]5 b0 ?$ q  他們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 f0 O- l' J2 `6 h6 E  「哈!」他用手拭去眼尾的淚,「風讓我的眼睛好痛。」
# N- n# K$ ?9 N9 B" k  「是啊…好痛。」當家也用指尖沾掉眼頭的水珠。
6 q) X: E: c9 @. B) b1 [  「姊,我收養那個孩子了。」
2 p0 d6 ~* O; F  「是嗎?有機會的話帶來讓我看看吧!」& y7 |+ j+ z6 c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1-11-9 15:31:32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guanaClaire 於 2011-11-9 15:40 編輯 " w4 a" C. \' _

4 c/ H# |5 W$ M8 r" [% d, B        第五章
) v9 O$ f7 W; U+ E0 N, X/ g- z
. h  g( u4 u# r& V2 v當他們從芥家出來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 ?7 l7 n) N2 o「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剛剛像是做了一場夢。」戴琦望著上方一大片玻璃天井,她明白玻璃外的那片天空再藍,也不會有任何一隻麻雀飛過。
* X8 F; F0 N: D( E" |  這個時候,戴琦感覺到盡頭的手扶梯有個令人不自在的東西接近,有位女士牽著一個小男孩從地平面浮現,一陣顫慄沿著戴琦的背脊直衝腦門,然後她發現令她不自在的是那個小男孩。這個小男孩戴琦不認識,但是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讓戴琦感到恐懼。小男孩的視線和戴琦對上了,他露出一抹超齡的微笑。) n9 @5 {( ?( Y0 Y
  「姊姊!」在一聲雀躍的呼喚後,小男孩帶著孩子的天真表情跑向戴琦,小小的雙手環繞住她的腰,緊緊抱著。戴琦的身軀一震,然後僵硬,她伸出手,本能地想要將這個孩子推離自己,卻發現小男孩的雙臂環得很緊。戴琦開始緊張起來,她還發現剛才牽著小男孩的那位女士遠遠站著,正用警戒的眼光盯著自己。# ]2 R' {( ]& d9 J% }$ i
  作為非法登入的現行犯,他們最不需要的就是過度地引人注目。面對眼前的狀況,裡與表交換了個眼神。裡注意到戴琦對小男孩的抗拒,他蹲在小男孩身旁,順勢把環住戴琦的小手拿下來握住。. B) N0 h1 {! W6 |, _
  「小朋友,你認識這位姊姊嗎?」
1 {$ l) S* V1 {* {# Q5 s  小男孩盯著戴琦的臉發了一陣子呆,然後無辜地向裡搖搖頭,隨後又天真地笑了。& o' w3 L& C; ]/ o
  「認識喔!」
3 `& f0 N) V7 [* a6 ]  F  小男孩快步跑回剛剛牽著他的女士那裡,在耳邊嘀咕了幾句。然後他們注意到那位女士的表情緩和下來,並鬆了一口氣,繼續牽著小男孩走遠。% A0 P, q( t5 @( ^$ [
  「那個小孩不太對勁。」裡以他非常資深的訓「獸」師身分發表了感想,只是這個「獸」所代表的其實是「如怪獸一般的小孩子」。8 }* a- _8 a! `% k9 e+ ^
  「我也這樣覺得。」表點頭表示同意,畢竟他已經可以被稱作是「假面」界的權威,怎麼可能看不出如此漏洞百出的雙面人技倆。2 q, Z, ~8 k6 c  w3 t* }
  戴琦倒是驚魂未定,不參與他們的評論。兩位團長堅持要查看了戴琦身上是否有被動什麼手腳,但在戴琦「允許」的範圍內沒有發現異狀,戴琦也不覺得身體有什麼不適。! ~' F. s9 u0 }
  正當三人決定要踏上歸途,戴琦卻發現眼前的世界起了一些變化,白色的牆面出現一扇又一扇的黑門,有位男士打開其中一扇,並走了進去。
' @/ W6 V+ A" d9 f5 {! M  「怎麼了?」戴琦有些喃喃自語式地詢問。& f6 N0 o, l/ h5 v
  又有一位女士打開了另一扇門走進去。
  r6 k* o1 F# G* r. ^  「什麼『怎麼了』?」
9 q) t, e# U+ L( b' R! s  「那些門。」她指著牆面上那些黑門,卻發現表和裡正用疑惑的眼神望著自己。& c. v5 q6 L; D2 v% |- O2 v
  「什麼門?」% t- ?5 G1 o: A4 i- G& g9 E
  又一個人進入黑門裡。% y7 @8 e7 I% c: h, B* c+ P
  戴琦的直覺告訴她,這也許跟之前那一堆數字和藍光是同樣的狀況。
5 V; G' B8 }9 Y9 c! t+ W. B; C  「你們看的到他嗎?」她指著一位正與他們擦肩而過的男子。
. ^& ?. L! p. O  裡和表點頭。
; f; q1 u" S3 y8 M# X  「仔細看著他。」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把握,戴琦就是覺得那個男子會是下一位。
  C' {. V, ?/ |* k. a. g; ^  三個人靜靜地望著那個男子,離他們越來越遠。一分一秒的過去,戴琦開始懷疑是不是太高估自己了,尤其是當她瞄到裡和表臉上的疑惑,就更加心虛,也許自己該率先打破這尷尬的氣氛?/ r4 W0 x9 V) m( Y8 N
  「那個…」- S  |  u$ a1 ?2 V! a' r
  戴琦正要開口,她就看見那位男子突然迅速地移動到了牆邊,打開黑色的門走進去。
) D) `3 @+ o  `- u8 u  「你們看到了嗎?」戴琦興奮地轉向表和裡。
' q! j( Z0 f' @  「看到了。」表冷靜地回答。「他竟然消失在牆裡。」+ z4 w) D; l5 n6 l# V2 [( f
  「不不不不,不是牆!是門!那面牆上面有很多黑色的門!」
. E0 E1 j2 Y7 f. s  「門?」
' i. G& Y0 o9 m/ U  「駭客,你那裡有沒有什麼異常?」表說,耳邊卻沒有任何回應。「可惡,看來真的有點不對勁。」' k/ x# w( c' h
  「只好從大門登出了,反正先離開這裡為妙。」裡野性的直覺症催促著他的腳步。
  K8 m. A1 X& X  兩人回過頭,卻發現戴琦望著遠方發愣。
5 y" Z$ c4 T0 x8 {& k* A  「戴琦?」
0 t5 Y( D' O# Z6 p2 w  當周圍的最後一個人走進黑門之後,盡頭的風景便開始扭曲,半空中出現一條發著綠光的裂縫,周圍有許多不停變動的數字,但戴琦只看得懂「69%」這個部分。
8 Y* P8 B$ o4 M, j+ U- |  「是『黑洞』!」裡驚呼。/ l$ p" B( b' v" y9 |# K
  兩位團長抓著戴琦就往手扶梯的方向跑,打算從一樓的出口「登出」。戴琦確定這次不是只有她一個人能看見。0 f3 W* o- p8 D1 t4 r3 L7 k
  「『黑洞』是什麼?」戴琦問。! @7 w& r' k/ A5 x% I0 v& L$ j& F
  表看著戴琦,內心斟酌要如何向這個不知「宇宙」為何物的小姑娘解釋。
6 x/ g' j6 V; \8 i4 [  「一個洞,而且什麼都吃。」
/ D# A& I# J/ [  三人還沒到達盡頭的手扶梯,盡頭的風景也扭曲起來。諾大的總部大樓瞬間縮成另一道綠色的裂縫,「69%」彷彿揮之不去的噩夢閃爍著。
) I7 C7 Y# M$ W4 D* Q5 v* k$ |' d  「總之,不是好東西就是了。」裡做了一個總結。
6 q5 H/ {' h+ T6 f7 j  戴琦望著綠色的裂縫,腦海中的某個區域像是被打開了開關,一個叮嚀跑進她的意識裡。
) J* i: ^& }$ J; S1 E3 v+ |  「錶!」戴琦向表伸出手。& Q4 O1 h+ V* V3 {* |" z: Z
  「嗯?」表應聲,卻不懂戴琦伸出手的用意。
- ~3 h; o+ f  P& q) q  「我不是叫你,」綠色的「69%」跑到「75%」,戴琦的聲音開始急促。「把懷錶給我!」
  A3 F: b7 |- `* p9 t  表從懷中拿出稍早使用過的懷錶,交給戴琦。3 D9 K% k7 f6 C8 B6 H& [3 r" Z) M8 r
  「89%」8 m3 M5 q8 ~0 F0 H- l3 l
  戴琦一拿到懷錶就跑向那條裂縫,手上也沒閒著,拼命地轉著懷錶的發條。
4 d7 s9 t3 |# s  「95%」# m6 P+ e2 v! n* Y5 V* s3 K0 G! Y
  當她到達裂縫面前時,戴琦毫不考慮地將懷錶塞向裂縫,懷錶發出一陣藍光,綠光與藍光碰撞,戴琦看見綠色的「95%」竟然退成了「87%」。
' A6 F/ Q/ e5 ]7 N8 h  「怎麼回事?」追上來的裡問,表則驚訝地望著浮在半空中的懷錶。
% F* }8 q; N, p. S2 ^9 u  「沒時間解釋了。」戴琦抓著兩位團長跑向那一扇扇正在消失的黑門,給表一臉歉意。「希望那不是你最喜歡的懷錶。」
, g- D$ S( j3 d$ T' Z; u  「事實上它是,」表還戴琦一個微笑。「不過我相信它的犧牲是值得的。」
- O. W: Y3 m" a! R( T0 |  綠色的數字在「89%」與「98%」之間上下來回,戴琦伸出手觸碰面前那扇黑色的門,門瞬間分解成一堆由0與1組成的藍色數字。在眾多的數字中,戴琦注意到有幾個0與1並沒有在變動,她將那幾個數字拉到一旁,排成一列,然後黑色的門就在她面前開了。
  F7 W# c6 s' {9 @6 d1 g$ g" M1 k  「看到了嗎?」她問兩位團長。
6 m, z: v2 _' i" ], g' {  b2 @$ ]  「沒有。」& m1 i! B+ l, o- p8 K8 F3 y
  「沒關係。」戴琦輕輕地說,一手拉住一個,走進了黑色的門。  T2 s8 p3 E2 u
  「100%」,一陣綠光,這個空間什麼也不剩。) D; L3 D- P$ j- p) A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2-4-24 20:36:04 |顯示全部樓層

2 I  N% v; I: J1 r  戴琦第二次穿越門框就顯得熟練很多,門框的薄膜慢慢地將分解成電子的戴琦重組,先是她的側臉、頸子、肩膀,然後整個人慢慢從薄膜中出現。
4 |7 D" j4 x6 y, Z  在黑色的門之後,迎接她的是另一個相同的碩軟總部。
2 Q3 X, \( a" ^& h+ F  一樣的走廊,一樣的風景,只是已經沒有了一扇扇黑色的門。戴琦看見第一個走進黑門的男士迎面而來,毫不遲疑地與她錯身而過。人們踏著安逸的節奏,彷彿剛才的經歷-不論是黑色的門、藍色的光、還是綠色的裂縫-都只是夢一場。戴琦不知所措地站著,讓腦子能將這一切理出個頭緒。; f9 i! z- O& D4 R. M
  「怎麼回事…」又像詢問,又像囈語,戴琦的思緒從口裡洩漏出來。9 E" m; G! ]# {1 y' S
  「我才要問『怎麼回事?』!」不知道什麼時候從門框出來的裡看起來還有些驚魂未定。
) u9 V! L7 G; s' C3 f- B0 |, d  戴琦指著剛剛錯身而過的那位男士。4 }- m# t5 g( I. d8 D% C* H. j
  「他剛剛就是第一個…」$ `6 B; P# z- v' l' Y' q
  「我不是在說那個。」戴琦的肩膀突然被裡按住,強將她轉向自己。「我是說『你』!」& ?6 W' @' h" z
  「我?」
! S& f5 ]/ B# C! A  「對!為什麼你能控制黑洞?」
# g1 Z6 F$ E" a7 \  「我沒有控制它啊!我只是減少它的完成度…」
7 U2 [4 l1 a' U7 @  肩上傳來的壓力打斷了戴琦口中的話。1 Y4 H9 I0 t+ j7 z+ }8 R
  「我就是問這個!」戴琦從來沒有在裡的臉上見過這樣的表情。「為什麼你可以修改它?而幾分鐘前你卻連『黑洞』是什麼都不知道。」- H- b! C9 P4 A0 k/ e* J% O
  「我…我不知道。」裡的眼神令戴琦有些害怕,隨著肩上的壓力加重,戴琦開始微微地顫抖。也許是因為感覺到那陣顫抖,戴琦看見裡冰冷的眼神深處稍稍軟化了。
1 N  g6 a6 A- E8 h- t  這個時候表也從門框中出現,相較於平日的他,表此時可以說是有些狼狽。
, Q' c$ p  {+ ^) Z% F2 y2 T  「怎麼了?」看見戴琦害怕且手足無措,就像隻被獵犬按住的小白兔,表輕輕卸下裡按住她的那雙手。% ~) w) C3 i$ p! @+ ?7 I$ d
  放開了手,裡也不反抗,乖乖站在一旁,只是臉上令人生畏的表情依舊。  j" K0 W4 w' R+ Y) T
  「你不覺得奇怪嗎?遇到黑洞的話,就連駭客都束手無策!她卻不需要電腦,只用你那支懷錶就搞定了。」
1 Z! S( q( e' H: P9 d# L0 b; J0 C  「是不太對勁。」表平淡地回答,一副無所謂的表情。他的眼光撇向戴琦,不冷不熱的眼神中,戴琦看不出來表的立場。「不過她如果要害我們,就不會帶我們出來。所以只要她能夠解釋,我倒是不介意。」
1 `! M5 E( A9 X' M- Y, o3 Y  裡插著手,也看向戴琦,似乎是同意表的說法。戴琦看看眼前兩位團長,她瞭解到剛才自己所做的已經不是撒個嬌就能蒙混過去的事情,在這個世界,那是比「反常」還不對勁的「異常」。
$ {- U; ]! p8 z  「我…我只是突然想起來某人跟我說過的話,時間緊迫,我就照他說的做了。」+ |% v- G3 ]- C5 e: L' o8 P
  「誰?」裡問。
3 K* }3 O) k  _: k3 {& g  「我不記得了…我…我只記得他的聲音,聽起來很溫柔,仔細地跟我解釋每個步驟…像是一個成年人的聲音。」5 Q: X9 r4 h2 e8 C% q+ k
  「男的?女的?」
$ L& @, X8 J  w# y  「男的。」6 ^3 P. m2 {1 J2 I5 q9 \7 y
  表沉吟起來,裡則是轉向表,冰冷的眼神已經溶解了大部分。
( }2 v" _: u- i9 ?  「能控制黑洞的男性到目前為止只有兩個,一個是碩軟那隻老狐狸,不過他需要他的寶貝工程師團隊才能做到,像這裡…」9 k: P" m2 I: y  _3 S) i
    「是『再複製』吧?」裡接口。
1 m% n! p9 a6 S3 d! L( p* o  「一樣的場景,一樣的人員。」一旁的表回答,視線卻不停地搜索。「這表示剛才那件事情碩軟絕對有份。」
- i9 C6 P8 u4 F0 E( @& S# f  「我百分之百相信。」裡瞇起眼睛,一瞬間,戴琦懷疑自己看見那雙常帶著笑意的眼睛裡閃過了一絲危險。$ |$ m9 I. R$ }5 p4 r. o
  裡和表從踏入的那一刻就開始四處張望與評估,冷靜的應對態度又再次顯示了身為團長的兩人是多麼不同。
. j" Z4 F( J# x( A( w  表的視線又轉回到戴琦身上。  k6 p; ?. m* q% e& s2 m
  「另一個,也是唯一一個能夠獨自做到這件事的人,就是…」3 w2 O% I  K$ G9 Z+ `% q
  「…創世者。」當這個稱號從表的口中溜出來的時候,兩位團長彷彿同時想到同一件事情。( ^. H/ I8 n7 ^6 o5 P# M
  兩人對看一眼,彷彿在確認溜進彼此腦袋裡的是同一個想法,然後目光又迅速回到戴琦身上,不同的是,這次是帶著驚訝與不可思議。. X: B$ m1 b2 y0 a1 {
  「不會吧?」, i) E- a, V& S& u3 {
  「很有可能。」
' l' f+ h; Z( n2 @& s4 J; I* t  「可是她…!」
4 g! b" Z/ w$ Y; X( X2 a  「如果失憶就…」; B6 I6 b. ^# R4 u$ o
  「但時間上…」
( Q6 m5 e5 H0 W# ~8 p  ~* i  「不,還是有可能的。」
2 g) }7 a# `8 ~. l3 M  「有聽說過嗎?」
+ D8 K' a- Z" T4 h8 ~7 K$ T/ [  「沒有,但合理。」2 a8 U+ S: W( q/ b5 w
  「那我…」
4 d" ]* T4 y8 W1 Y  「大大失禮了,快道歉。」
3 J# w3 Y3 O) a  「對不起。」% w# q: c' o+ _" y+ G9 n
  「啊?」戴琦眨了眨兩顆水汪汪的眼睛,傻楞地望著眼前經過一番討論後突然低頭道歉的裡。( `4 R( }3 R, c9 I5 P
  表揮了揮手,好像這沒什麼大不了的。2 W( ?# t- I0 ], L  R
  「沒事,我們大概知道原因了。」5 F  N6 {3 {  u! M1 J& d
  「可是我不知道啊!」# S7 {! ^  R; L
  戴琦表示抗議,但表和裡卻自顧自的討論起來。
8 ^( e( X& E. y# V  「所以他還活著?」. K2 z7 I$ @6 J" C& j% I% i0 e2 D
  「不一定。」5 Y$ H! E9 c# e5 U4 K. y
  「喂!」戴琦叫了一聲。
: S. q( E2 x) O8 d, Y+ ~  「可是你不是說…?」& i" ^# O! V6 }
  「也可能只是個傳人,畢竟過了這麼久。」: ]& ~, `+ h2 B7 q8 f# }
  「哈囉!」戴琦看著兩人神采飛揚地越聊越遠,怎不住又叫了一次。
5 o, b8 s; \( K0 x  「但如果是真的…」
5 k$ E) l' b7 j8 w  「嘿!」戴琦使勁大吼,總算中斷了兩位團長的討論。「你們擅自要我解釋,又擅自在那裡推測,然後擅自道歉,現在又擅自的討論起來!搞什麼?」! J" e0 g: \8 T" @- z
  戴琦氣呼呼的盯著兩人,裡和表卻一臉無所謂,戴琦環住雙臂。: S* u/ G- d$ m$ c9 _: Y: q
  「反正我不趕時間,你們不講清楚,我就不走!」' n$ J( q5 H6 Z- o$ |
  裡和表彼此交換一個眼神,一同轉向戴琦。戴琦看見兩人總算把注意力轉到自己身上,欣喜於自己的計劃成功了,嘴角微微揚起。
- [6 V& a# U7 \8 u, f  「你知道誰是創世者嗎?」. V. M8 G/ Y5 V
  「知道啊!就是創造InterWorld的人嘛!」
1 Z! X, {4 c0 s+ W- |  「然後呢?」
& m* b6 s6 ^8 U! v  「…沒有了。」
! P& }, y' @# G' A  「你對大遷移之前的世界有印象嗎?」
' m& ^' ^2 T  F; z$ s0 f# F! A  「…沒有。」% i& ~- u8 r) G5 \9 E
  「你今年幾歲了?」+ M( k$ A* m6 u3 |. L& D
  「…沒算過。」
! [$ |: i8 M3 T  W% Q  「在分部的時候,有見過芥家其他人嗎?」$ p# Q7 B% S5 @% }) l
  「好像沒有。」& S9 \0 n7 F, V) O& B
  表聳了一下肩。! t; O& Z" D6 G6 r
  「那就一時三刻也說不清楚了。」
) {+ w7 f2 [; Y  轉身向前走了兩步,兩人又轉了回來,因為沒有聽見緊隨在後的腳步聲。果然,戴琦依然環著雙臂佇立原地。
7 R, _0 P, l* F2 G; Q5 l  表看向裡,裡便向戴琦走去。
, z0 o2 G' S7 K3 J# |  「做…做什麼?」
( g7 P8 T  F5 H  看著裡離自己越來越近,戴琦總算移動了雙腿,卻是逐漸向後退。當戴琦注意到裡伸出雙手的時候,她一瞬間就明白了,馬上拔腿就跑。
" ]$ J3 J. M8 `/ j6 W  兩人每次的追逐,戴琦總在開始的時候略勝一籌,但最終還是會因為體力而被裡給追上,這也是為什麼後來戴琦在發現自己快被追上的時候,就會衝進表的帳篷裡-不過這一次表不幫她了。
" Z5 n3 r  A( G% l0 x% y  戴琦在四周尋找有什麼地方能讓自己躲藏,腳步卻沒慢下來。雪白的牆面上現在連一扇門也沒有,而盡頭的手扶梯也不是一個良好的追逐地點,隨著後方的腳步聲越來越近,戴琦也緊張起來。
# o( W/ }' l. _5 I. S! ~  然後她又看見了。
0 \9 N/ e3 F! {3 ]& P  雖然她很討厭每次總是在危急時才見到,不過遠方的牆面隱約透出幾道綠色的光芒,在潔白的牆上勾勒出一扇門的形狀。
1 u$ X( w3 e5 w  戴琦加緊腳步,伸長了手。當手指輕觸牆面的時候,綠色的光芒逐漸變成藍色,正如當初她將懷表塞進黑洞時所發出的藍光,然後門便開了。
7 n- I. E# P' ^. A/ N7 i  裡見戴琦將手伸向牆面,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祥預感,緊接著,戴琦就消失在牆裡面。裡停下腳步,焦躁地摸著平坦的牆面,不論他怎麼推,雪白的牆一動也不動。他搥了一下牆壁,然後對著戴琦消失的地方大叫。
' g4 q+ u% a! W  「作弊!」; \0 L, H2 t5 o" z

9 a. [' S/ u# O6 c: s1 y8 j  戴琦回過神,發現四周已經是另一個世界。  \! l# J# e* N, W9 _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2-6-21 22:00:17 |顯示全部樓層
  在表的計算中,成功將戴琦抓回「劇團」的機率只有一半,當他看見裡空著手從遠方走來,他知道運氣選擇了另一半。
" t4 Q! w; c/ n( J  「走吧。」裡走近後,表沒多說什麼,繼續往碩軟的出口走去。, D) j( S6 h( ?  B6 F+ v) x  p
  「那戴琦呢?」裡問,卻沒停下腳步。' D" [+ d. w+ n6 G
  「我們沒有她那種能力,她只能自己想辦法了。」, I1 e5 g8 s- W8 F
  裡不發一語,表轉頭看著裡,嘴角竟微微上揚。
3 q$ [8 ?1 p! r3 q5 }  「你忘了她還有比我們更強的靠山?」$ X6 q% j3 c3 k4 k  g7 q
  裡的雙眼彎出笑意的弧度,輕輕「嗯」了一聲。此時他的耳邊突然出現一些斷斷續續的雜訊,裡停下了他的腳步。& U: T' H/ O2 G* B
  「怎麼了?」前方的表注意到,也緩下腳步,回頭望著裡。
" g" u3 J) K, H2 G: h' q) N  「我的通訊器……」裡邊說,邊摘下一側的耳環,遞給表。表戴上耳環。" `& q$ E0 l7 `" ]) f& }
  「…嗎…長…我是…聽的到嗎?」兩人耳邊的聲音漸漸清晰,「團…我…客,聽的到嗎?團長,我是駭客,聽的到嗎?」
9 x# O- ^- Y9 f! ]& B/ E/ K  「駭客。」聽見駭客的聲音,表的表情放鬆不少,「很高興聽見你的聲音。」- j9 ~; O+ h/ i9 g6 I) \. r" }
  「失去連絡太久,我還擔心是不是出了什麼事情呢!」縱使看不見影像,裡依然展開他最燦爛的笑容,通訊器的另一端卻陷入一陣沉默。" A, B' L; s* \' @; j
  「事實上…的確出了一點事情。」駭客一如往常地平靜,但兩位團長都明白,能讓他說話停頓的事情,絕對是「很大」的事情,原本放鬆的表情也逐漸緊繃起來。# o. u$ p3 o3 c% [4 ?8 I) A, Z8 K9 |
  「什麼事?」表低聲問,神態自若。9 T2 I+ ?$ i' f1 o
  在週遭人眼中裡、表兩人彷彿正漫步閒聊,從容地穿過人海,但若仔細注意他們的腳步,卻會發現他們此時的移動速度差不多等於一個人正以小跑步前進。
/ U+ P  d% @' A$ D  「碩軟這些沒禮貌的無賴這次硬闖!」一個尖銳又高分貝的聲音在耳邊響起,表看見裡打了個哆嗦。「當然,如果平常憑這種三腳貓功力根本就不用擔心,但是這個沒品老闆統領的沒品公司裡的沒品走狗這一次用人海戰術,派出一大票人,偏偏在這麼重要的時刻兩位偉大的領導人又都剛好不在劇團裡面-很明顯就是看準了你們不在!然後就硬是闖進一間一間帳篷搜查,非常沒禮貌!『非常』沒禮貌!我正在重新搭我的撲克牌金字塔-因為前幾天拜某人所賜倒塌了-你也知道這是需要非常專注的一件事,他們竟然就直接闖進來!直接闖進來!非常沒品!非常沒品!『非常』!這個時候幸好還有我這個會用腦子的人……」
6 f8 |6 d, e5 _) {  隨著那個聲音喋喋不休,裡在一旁是又翻白眼又吐舌頭,趣味十足地對嘴演出。
3 B( d) C$ b" V! M  「……現在其他團員正擋著,那些小毛頭短時間找不到這個地方,然後你不要以為我看不到你擠眉弄眼的樣子!8 _* k$ T+ U* ]* u) _
  尖銳的聲音一喝,裡瞬間立正站好,臉上只剩尷尬的笑容。
% _% R& l0 c5 t7 k5 e( N6 j  「嗨!先知婆,很高興知道你沒事!」
8 ~# ?9 f2 R0 p: D4 I  「你巴不得我被他們帶走,讓你過幾週耳根清淨的日子,然後再讓外團長去把我弄出來。」; w6 j  O" w1 e7 T: Z
  「這我倒是沒想到,聽起來不錯!」9 S* y' K& t( q
  「然後我大概會因為禁不起嚴刑拷打,而將我們內團長不抱著從小陪伴他的小毯子會失眠的秘密……」; k. E% g0 z- w
  「好了!我真的很『開心』聽到你平安無事!」裡趕緊打斷先知的話,想像她在螢幕前,正露出勝利的笑容。1 ]+ x: o/ Z1 V6 V
  「戴琦不見了。」表平靜地報告,完全不受方才那段唱作俱佳的對話影響。+ \. q+ x7 r' c/ n" i3 Z
  「我知道。」駭客也一如往常地冷靜,「等你們回來後,我會繼續找她。」/ i4 c3 K* o6 X$ F" c0 F0 y' P
  表點頭,走到了下班的隊伍當中。
$ y4 l4 p& v6 m) ^% `  w  「駭客,我們要到檢查口了。」0 i) {& W- w* j9 j) C: Y3 K
  「瞭解。」駭客的回應之後,是一連串手指敲擊鍵盤的聲音。1 u6 R9 `% P+ z! j9 G; {- |
  突然裡、表的耳邊傳來一陣吵雜的呼喝。
) D( n* M, M/ \& T) C  u# @$ ^  「喂?喂?駭客?」對方沒有回應。
  v( b) m8 z6 o) j* Z9 D7 ~  隨著下班的員工們一個一個通過檢查口,隊伍也緩緩地向前。裡、表將手伸進口袋,口袋中空無一物。表與裡交換一個眼神,然後深深吸口氣,隨著隊伍繼續前進。
2 r; o0 ^9 C& \1 y' x$ Z4 j! E- u% x
  駭客修長的手指正用極快的速度敲打著鍵盤,正如兩隻飛燕在鍵盤上來回穿梭。他們在先知的帳篷裡。在先知的帳棚被碩軟的人員翻箱倒櫃地搜查過後,先知立即帶幾個人將駭客的電腦與上網門不著痕跡地撤到這頂帳棚中,四處垂掛的布條與彩色玻璃吊飾正好可以適當地將「門」隱藏起來。( o# h; g2 E* O8 c* e
  突然一個身著黑色西裝的男子掀開帳棚的布簾。
5 n3 a0 O8 N/ X% S8 a  先知看了駭客一眼,後者依然專心地對電腦輸入一些她看不懂的東西,像是有隻貓方才踩過鍵盤。她掀開隱藏用的布條走出來,不耐煩地對著男子大吼,以維持一致的待客之道。
5 ?2 g9 i6 o: y( r  「這裡搜過了!你們這些流氓!」
9 b) K5 ~3 n: r* F" F+ A& j  男子不理會她的抗議,逕自向內走去,先知擋在男子面前。
* Z& ~" F$ l# C1 c; g7 F" Y  「我說:『這裡搜過了!』」
( M  U/ X" E% ^  男子瞪著先知,先知也不甘示弱地瞪回去,兩人大眼瞪小眼,周圍的空氣彷彿凝結似的,衝突一觸即發。5 V( |& I7 h6 b
  不料在這個最安靜的時刻,布條後的電腦竟發出一陣聲響。
; [, C% ^! r% o* Z  男子瞬間看了一眼,像是瞭解了什麼,對先知不懷好意地一笑,便向發出聲響的地方走去。
) u; Y9 r% ~% T& g  先知又再次擋在男子面前。
' U  c! a9 a% |" R: E6 g/ Q  「擅闖少女的閨房是非常不禮貌的事情。」
& S9 c/ _* e6 m. ]- U  男子「哼」了一聲,伸出手,要把先知推開,先知竟一把抓住男子的手指,用力一扭,男子的手不自然地扭轉,痛苦的慘叫從他口中傳出。在劇痛中,男子依然不忘伸出另外一隻手,掀開布條。掀開布條的那一瞬間,只見一個黑影迎面而來,男子臉部被擊中,倒在地上。
* Z' E0 G' J" g# ^9 Y; L1 K0 [  駭客站在男子面前,甩甩戴著黑色手套的手。; r+ L/ R3 t5 h
  「好身手!」先知望著駭客,眼底透出驚喜。「我不知道原來電腦跟拳擊有關。」8 j3 r: T" U: i; h, R
  「過獎。」駭客的語調依然平靜,「我也不知道原來研究民族文化需要用到防身術。」
0 r, {, Q& h7 v$ F2 J  `$ B5 f3 c  正當一種另類的對立火花在兩人之間燃起時,帳棚外傳出了一聲大吼。
' s8 T9 J9 r5 `  「這裡!」三名與地上躺著的那位同樣裝扮的男子掀開了門簾闖入,先知流利地抄起一張矮凳,向其中一人扔過去。( i8 t: q0 o" Q4 e( `/ ]
  被擊中的男子「啊」了一聲,隨即倒地,剩下兩名黑衣人看了一眼駭客,又看了一眼先知,隨即向先知衝過去。先知一個側身,閃過男子的攻擊,緊接著提起腳上那雙繡滿黑色亮片的高跟鞋,將細長的鞋跟對準了男子小腿的脛骨,用力地踹下去,男子瞬間跪倒,抱著小腿哀號。4 x) M+ T: \8 l* m/ u9 u
  「女子防身術。」先知對駭客使了個眼色,有些許炫耀的意味。0 g$ t7 X: B0 v, K* C" C
  僅剩的一位黑衣人驚恐地望著他抱著小腿在地上打滾的同夥,衝向先知的腳步也停了。他看了看先知,又看了看駭客,最後決定轉身向帳棚的出口跑去。突然他感覺腳下踏到了什麼,低頭一看,是一塊透明的薄板,偶爾閃著些許藍光。然後他看見駭客不疾不徐地伸出手,按下了鍵盤上的一個按鈕,薄板發出了一道強烈的藍光,他看見自己的手慢慢地被分解,想要逃開,卻使不上力。
9 z* j8 B0 A8 M: K9 f, h( Z  在強烈的藍光退去後,最後一名黑衣人已經消失無蹤。4 ?' b. B& @/ `; |% A, ~' v* I
  「高科技。」駭客的黑色面罩後面若有什麼表情,一定是同樣炫耀的笑容,至少先知是這麼認為。
( g0 t; B- B4 v/ D/ ^; ^# C, k  先知「哼」了一聲,又補了在地上打滾的男子一腳。
, m/ X: I/ ?9 e9 W  {! U3 H3 k/ N4 g7 Z. W  Y9 l7 B. p' s
  只剩三位就換裡、表通過檢查口,耳邊依然沒有回應,口袋裡也未出現通行卡。
9 U) E" Z" P6 [  d$ c4 j6 k  「好。」一位戴著眼鏡的男士通過檢查口,有些焦慮,提起公事包卻掉了幾頁手上的文件。: W9 @5 D* [3 i0 L. B1 H
  只剩兩位。
7 g$ j" I, d* R( G  @+ m- [; D  表一臉悠閒,眼睛卻不停打量周圍的環境,在腦中計劃著如果真要硬闖,怎樣才是最好的路線。
8 G. K8 E# N) s& _: l. Q- [  「等一下要衝過去嗎?」裡低聲問前方的表,眼睛也正四處觀望,評估如果真的要硬闖,要打倒哪些人。, g. W. z- q) G0 [: R( C
  「如果到時候駭客還沒有回應,我會製造混亂。」表低聲回應裡,「你就趁機把警衛打倒。」
5 x9 U" M# C/ L$ R/ q: r: _  「好。」又一位年輕人通過檢查口,卻將手上的通行卡交給了警衛,不知道是他辭職了還是遭到碩軟開除。6 ?+ b0 j* [3 {9 b' j6 a
  剩一位。1 U, a8 ?; v% }8 o# a2 `7 ?+ G
  「打倒之後呢?」裡將音量壓得更低,肩膀因緊繃而聳起。
8 f" M* B; o& K' s4 m  「之後就見機行事吧!」表回頭望著裡,眼神中是嚴肅。「不論如何,我們至少會有一個回到『劇團』。」! x- B" r+ i: `& H4 M) C- `, G: s! r+ C
  裡睜大眼睛。
+ j9 t! b8 @0 C  s7 ?) k/ p  「好。」前方那位穿著大紅色套裝的女士通過檢查口之前,竟塞了一張紙到表手裡,還不忘回眸一笑。7 n% G, G. _# ]; ~( W1 k& J- b2 g8 i
  表打開手上的紙條,上面寫著一支電話號碼,表輕輕苦笑。
  D6 K: C+ Q5 G+ a1 p8 m" F  表向前移動,裡在他身上似乎嗅到了一絲犧牲的想法,急忙伸手要抓住他。
2 \4 q7 E$ x$ f9 i9 e' \- j  「等一下…」裡還沒說完,表突然握住了前方紅衣女子的手。
/ q# H* r' c% t; K% a5 C- w5 m$ {  女子有些驚訝地回頭,或許還有些驚喜的成份在,表將那隻白皙的手朝自己一拉,女子便倒進他的懷裡,然後表吻上了那女子。
. ~, K& e- @" V- L  四周一陣驚呼,也參雜了隊伍後方一些少女的懊惱。裡知道這就是他行動的時刻,趁著眾人的注意力都被表吸引,裡舉起了拳頭。
; `" y; v4 l4 e5 G/ V  突然另一陣驚呼響起,裡、表停下了動作,隨著眾人的視線望向上方。一名黑衣男子從天而降,伴隨著犀利的慘叫落到警衛身上,熟悉的聲音在兩人耳邊響起。
4 _) F. w# @6 ~. }; f3 P  「快走。」; X$ y$ E& f6 u- c4 }$ D
  隨著耳邊的指令,裡馬上繞過警衛通過檢查站。
3 ~& \3 ~3 E, d  o& ~4 S% T  「抱歉!」表也放下懷中眼神迷濛的紅衣女子,隨著裡通過檢查站。
; l/ o" s/ i: `6 W  「駭客,聽見你的聲音真好。」裡揚起嘴角,原本緊繃的肩膀也鬆懈下來,「有人差點要壯烈犧牲了!」
* l: n& {. G# T/ q9 [9 ]9 x+ B& s4 k  裡望向表,表了解這個如雙胞胎般瞭解自己的是同伴是在指什麼,再度苦笑。
% I) K" t) s" ~: N9 W4 m  「犧牲?」先知尖銳的聲音像是在咀嚼這個詞彙的適用性,「怎麼看都覺得你是在趁機謀福利啊!」
' s! o0 g" P! v6 ]  表從先知的語調中聽見一絲笑意。1 L# K/ o4 d0 b, s; K0 [) W
  「這件事情就到此為止吧!」前方的裡已經先一步踏進上網門,表收起笑臉,再度恢復原本的嚴肅。「我們還有很多帳要算。」+ `6 g. t% D  W+ W3 p. `  _# t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3-1-7 17:57:28 |顯示全部樓層
本帖最後由 IguanaClaire 於 2013-1-8 12:38 編輯 + g7 y/ i3 u& [# b
, s, j, F) y# z9 V8 R& C
-第六章
1 j! f1 k& l+ Y9 M9 ^' j% L3 d
0 m8 z# J. }4 o3 y  星光撒滿整個夜空,由不得任何一處漆黑的角落暗自沉寂,閃爍此起彼落,像是有人將一大把的鑽石扔進了名為「夜」的萬花筒,這樣的風景,就算在可以自由控制天象的InterWorld當中也鮮少有人見過。誰能想像得到原來還有這樣的天空?戴琦仰著頭,下顎微微張開,視線來不及捕捉每一顆星的出沒而忙碌;她再向下望,底部是一望無際的黑,看不到邊界,找不到終點。戴琦覺得自己彷彿正在那個叫作「太空」的地方飄浮-僅管她不太清楚那是什麼,但是記得曾經看過它的照片。, i5 k  d" l' ?1 x: K+ R

+ z0 k6 L: ]  s3 V2 J& ~1 r* `" v  戴琦望著腳下的黑暗,她蹲下,指尖向前方那看似空無一物之處伸展,卻意外地受到了阻礙,她輕輕按了兩下,又使力壓了兩下,然後收回手指,將它們抵在唇上,眉頭微皺,像是在思考什麼。戴琦站起來,把腳尖慢慢滑到方才手指按壓過的地方,她輕輕踏了兩下,稍微用力地踩了一下,視線向前延伸。她搖搖頭,揮散腦海中的猶豫,然後深深做了一次呼吸,吞下口中累積的唾液,再度向未知的黑暗踏出步伐。
4 ^( u( f7 L/ [  M" }一步,戴琦穩穩地站著。  m) m5 r+ Q: L4 D6 G3 P

2 h" K3 }0 g: G5 c  有了成功的經驗,戴琦這一次毫不猶豫地向前邁出第二步。
3 P2 ?& ~1 u) X. Q0 j) S& ?; o3 b7 l1 V2 v: R# X  G
  突然,從她的腳下竄出一道銀白色的星河,直直通向遙遠的前方,像在指引她。戴琦盯著星河發了一陣傻,然後回頭望向後方,後方也有一條銀白色的星河閃爍著,從未知的黑暗中延伸出來。( U  w+ \. d1 s' V7 h$ B

) ?: J, \. F6 C) v  P: F  戴琦望望前方那道星河,又望望後方,決定向後轉。7 M, y' O% T2 L1 F
  6 \9 ~$ l5 c2 Z0 n* i# \( S
  有人彷彿看穿了戴琦的想法,她還沒踏出第一步,後方那道銀白色的星河就突然地消失,像是有人按下了電燈的開關一樣。不論控制的是誰,他的意圖非常明顯-他要戴琦繼續往前走。
9 u( C# `8 B: u6 R3 ~. \; V- j2 X8 s) M, }& Y6 i0 W) P9 f6 w
  她伸手摸了摸那塊黑暗的區域,理所當然地什麼都沒有,只好再次轉身,踏上唯一的路,銀白色的星光映入眼簾,此時卻像箭蛙身上艷麗的警示,格外刺眼。
" Q, I& T* E) Z* H. w+ O* C. \' d  |5 G% S+ b5 ^( {+ h
  戴琦不安地走了一陣子,才開始注意到周圍風景的規律,像是每過一段時間就會出現的流星,總是用同樣的弧度輪流劃過相同的幾面星空。突然,遠方漆黑的盡頭開始出現閃爍的光點,微小到會讓人以為自己眼花,漸漸光點開始變大、變亮,戴琦才發現有一整群的光點正以極快的速度朝自己衝過來。已經無處可躲,戴琦用雙臂護著頭,壓低身體,等著承受前方的衝擊。
$ {& Z3 `- w) H. t" _
$ u6 n+ I" J1 F: p/ L  數千萬個光點到達戴琦所在之處,巨大的『隆隆』在耳邊迴響,像群馬奔馳的聲音。儘管視覺、聽覺上受到極大的衝擊,戴琦卻發現身體並沒有承受撞擊的痛楚,她稍稍張開眼睛,強烈的光線依然刺得她必須瞇起眼睛,卻也已經足以讓她看見眾光點中那顆靜止不動的綠色光球。她伸出右手,因著視線受到干擾而兩度偏離目標,然後終於在第三次抓住了那顆綠色的光球。
2 E$ |9 F) U2 j# |
5 Q1 S& ^9 p+ h/ k8 D) X, e$ L  綠色的光線從戴琦的指縫中透出來,時強時弱,彷彿在掙扎,直到有一束光線從綠色轉為藍色,緊接著所有的光束都發出強烈的藍光,在光線與巨響都達到最大值後,衝向戴琦的光點瞬間消散。" @  x0 ^: ^3 ~, g) S& }

! ~. E) h' U" ~! e% l  四周再度恢復寂靜,戴琦小心地張開了眼睛,強烈的光線已經消失,只剩下原本柔和的星光。她攤開右手掌,掌心的光球化成了一組迷你太陽系,漂浮在戴琦的掌上。看著手上的小玩意,戴琦開心地笑了。
$ H1 _; n7 M' y
" t$ j4 e( b% X8 i* D* W  突然,環繞著戴琦的星空在一瞬間變成了一大片的草原。
) A7 V/ N# e: I* N" [& S3 \
5 C9 M* I7 o5 p  ], P. ]: E. ]  取代星空的是藍天白雲,純淨、明亮,沒有一絲烏雲混雜其中,深不見底的黑暗長出青草,高度及胸,幾乎要遮蔽戴琦的視線,青草自在、規律地擺動,時強、時弱,彷彿正隨風起舞,但任它們如何竭力地擺動,戴琦卻感覺不到任何一點風的吹拂。; H% w3 O9 D! o, }( w& q/ f: y0 A1 q

( B% c* n/ K* B; m* s, w  沒有風,戴琦在心中暗忖,我果然還是在InterWorld裡。3 e$ n" Y( @2 @# y% H$ F( m

( x, ]) r2 u0 b0 j2 I! k- W  戴琦掌上的迷你太陽系在一陣強光後轉化為紛飛的蝴蝶,拍動著翅膀向遠處飛去,一隻紫蝶在空中停留,似乎在暗示戴琦跟著牠走,戴琦追了上去。她在群草中穿梭,不停地撥開阻擋視線的青草,只希望不要丟失了那抹紫色的身影。* T' X% ~% }3 R3 Z) J% q) L

  V+ S( \- V* ~" s3 U/ G) `  草原中,有一名男子靜靜地佇立,卡其色的褲管和棕色的髮絲以同於草原的節奏飄動,他伸出手,蝶群盤旋在他掌上,直到最後一隻紫蝶也歸隊,蝶群才往四面散去。8 H- M6 y+ G* j; ^2 O; Y; v* ~
* n( l2 c, ?- P9 N  M! Q
  男子的視線從四散的蝶群轉到眼前正氣喘吁吁的戴琦身上,瞇起眼睛,給了她一抹彬彬有禮的微笑。+ t. _8 F- W. Q7 c. B, W1 z
已有 1 人評分金幣 收起 理由
小小媽 + 3 讚!

總評分: 金幣 + 3   查看全部評分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35

主題

38

好友

883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221
在線時間
84 小時
發表於 2013-1-7 18:01:26 |顯示全部樓層
抱歉第六章讓各位等這麼久,1 J3 `: a6 C+ @* E
(不知道還有多少人還在追~"~)
1 M; U' h! f8 y1 D3 e之前忙於工作,& p- k+ C8 K) H( C8 q' t
一直沒什麼時間好好寫新進度。+ U$ V/ Y# j5 w
接下來一定乖乖發文的!, }9 h) q  `4 J
謝謝
若 祢要我專心做一件事,求 祢看顧我的所需-Claire's Prayer

7

主題

5

好友

1264

積分

高中生

Rank: 5Rank: 5

文章
612
在線時間
109 小時
發表於 2013-1-8 12:54:52 |顯示全部樓層
您需要登入後才可以回文 登入 | 註冊

本論壇是以即時上傳留言的方式運作,一切留言內容只代表發言者個人意見,非本論壇之立場,本論壇對所有留言的真實性、完整性及立場等,不負任何法律責任。
由於本論壇是以「即時留言」運作方式,所以無法完全監察所有留言內容,若您發現有某篇留言可能有問題,請通知本站管理員處理。

Copyright © 2009~2020 iBeta 愛北大. 保留一切權利

回頂部